Daring请不要在寂寞时说爱

Daring请不要在寂寞时说爱 依赖游戏的人,一旦与游戏脱节就浑身难受;依赖陪伴的人,必须有人陪同,就连吃饭,睡觉,逛街都不愿一个人。一旦他们感觉到身边空无一人,难过的事无人说,便会感到彷徨,惆怅。我们常说的孤独其实就是不愿一个人。我的一位闺蜜,她就是常将依赖看成喜欢。她有一个心爱的男孩,但是那个男孩并不是很爱她,对此她很苦恼,每当她情绪低落时,便不分昼夜的打给她的男闺蜜,并迫不及待的将那些带着...

记忆影壁上的时光油画

记忆影壁上的时光油画 我不应该一睹她的芳容后,对她朝思暮想。我应该错过她,从众多的美丽中绕过她,让她在我生命中始终保持着一份朦胧,一丝向往。然而,心意是拗不过缘分的。她经由梦境,从汉字堆中,从浩瀚的历史烟波里,蹀躞而至,施施然出现于我的眼前她人面桃花,她羞花闭月;她大家闺秀,她知书达礼。 她是徽州遗落在皖南山水中一块温润灵秀的古玉,令每一个见到她的人心怀怜爱。不知上世纪70年代以前出生的人还记...

孤独是灵魂的一剂药

孤独是灵魂的一剂药 当黄昏拉近,一缕无法排遣的孤独随之而来,驱不了。亲密的语言只会让这种孤独更加凸显,抓不住,摸不着一个人自从离了父母后,这样的孤独就一直存在。直到你找到另一份可以让你依靠的亲人般的情感,这样的孤独才会削减。这样的一份感情却很容易让人陷入到平淡庸俗的世俗生活中,时间久了,彼此也都倦了,也都熟视无睹了。这样的生活容易让人滋生惰性,两个人的生活,只会逐渐消磨一个人的斗志与激情,让日子...

我从你的世界里路过

我从你的世界里路过 我希望有个如你一般的人。如这山间清晨一般明亮清爽的人,如奔赴古城道路上阳光一般的人,温暖而不炙热,覆盖我所有肌肤。由起点到夜晚,由山野到书房,一切问题的答案都很简单。我希望有个如你一般的人,贯彻未来,数遍生命的公路牌。所有的思绪、漫天的话语如同素笺上缓缓攀爬上的黄韵,彰显着路过的情节。沏一壶艳茶,捧一缕书香,描一幅心影,不为渲染心事,唯愿你记得我曾从你的全世界路过。 感谢佳...

来生还你相思的债

来生还你相思的债 昨夜抱花睡,今又花下醉。看尽天下花,你是江南最!纤手卷素帘,妙笔巧填诗,情深因爱起。销魂!绿云掩,红裳褪深洞爱水依恨睡,浮云恋山偎黛栖。疏窗风细细,烛影轻摇曳。怜卿千般好,早有归来计乱红飞,蝶飞散,无语春归去。蔷薇沾露篱笆斜,燕子双双初相遇。天渐暖,水渐涨,泪水和墨写,一夜西窗雨。载酒寻春无觅处,冷香袭来影娉婷,偷问谁家女?云鬓掩春山,娇容俏如玉一处相思,几缕闲愁,青丝三千难断...

长大的陌生

长大的陌生 “镜中的我看上去正迈进苍老,那颗年轻的心又如何经得起几多沧桑。我还在逐渐忘记成长的年代,对离开几年不曾抚摸的土地产生了莫名的熟悉。那些身边的人正逐渐老去,而自己亦在逐渐长大。我望着那些几乎快要陌生的面孔,仔细地去辨别,岁月铭刻在他们额头上的深色的鱼尾纹的模样。我若有所悟,青春就是。” 娱乐世界 友说,我们的青春长着风的模样。我们都是成长在风里的孩子,对一切风中的故事倍加喜爱。或许,...

不能忘却的乡音

不能忘却的乡音 每当漫步于我居住的城市间,视野里总是闪烁着现代文明的光芒,还会情不自禁的为大庆这片神奇的土地而感动。可是,我也常常想,历经半个多世纪后,不知有多少值得我们铭记的事物,被这片土地的沧海桑田湮没了,或者说与这座城市的辉煌渐行渐远了一天,有一个声音叫停了我的漫步。隐约间,那声音好像几次回响在耳畔,我竟没有在意,也没有听出是在叫我。等到确认那声音确是叫我时,我看到一位白发老人操着一口异乡...

落花谢无痕

落花谢无痕 似水年月醒梦人,花开花谢终无痕走过年月四季的容貌,我记住了开始的衰老,被忘记的、如同一向是那些回不去,深深痕迹在心里的留恋,任落墨笔毫如行云流水通常,描出了沧桑已久的样 子,总以为;回想不会老,可悉数的追思,终抵不过不过如花似眷,怎奈年月摆渡,轻舟影远。到底有多少,在光影斑斓中消瘦云鬓经年往事煮酒饮,谙旧倾杯醉年月,流云叠影,终梦醉了笑忘,多少风尘世事。人世间、哀痛莫过于痴心和痴情...

暖过无痕

暖过无痕 想来,手中雪,只不过是一场的爱情,如蜃景般璀璨,一瞬间,杳无踪迹,等待下一次光的折射冬季,盛产雪花。正如十月怀胎,一朝分娩。经过春夏秋的孕育,冬雪便顺应而生,无畏严寒,呱呱坠地。这个世界,瞬间被披上洁白的纱衣,如此的轻盈,如此的干净,不染尘埃有一种雪花,是香的,曼妙的舞姿,轻盈的步伐,入眼便是欢喜,入心就是刻骨。哪怕,默默注视,相对无言,可是急剧的心跳,如火焰山那炽热,等待一个火点。一...

乡下孩子

乡下孩子 二十世纪八十年代以前,是一粒种子——草的种子、树的种子、荆棘的种子、野花的种子。种子飘落在莽莽的原野里,他们不可能选择土壤的肥沃或贫瘠,地点的喧嚣或罕迹,雨露的滋润或曝晒的裂渴,田野的怀抱或是山崖的缝隙。他们相当顽强却又相当脆弱,是牡丹楠木的自牡丹楠木,是杂草荆棘的自杂草荆棘,是小树小花的自小树小花坐月子是女人的特权和专利,亦是天经地义,但那时的乡下女人很少能坐月子;很多的时候上午孩子...
搜索
标签列表
友情链接

Powered By Z-BlogPHP 1.5.2 Zero

Copyright娱乐世界 用户登录 - 娱乐世界平台用户登录 Rights Reserved.站点地图 | 百度地图 | X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