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花谢无痕

落花谢无痕 似水年月醒梦人,花开花谢终无痕走过年月四季的容貌,我记住了开始的衰老,被忘记的、如同一向是那些回不去,深深痕迹在心里的留恋,任落墨笔毫如行云流水通常,描出了沧桑已久的样 子,总以为;回想不会老,可悉数的追思,终抵不过不过如花似眷,怎奈年月摆渡,轻舟影远。到底有多少,在光影斑斓中消瘦云鬓经年往事煮酒饮,谙旧倾杯醉年月,流云叠影,终梦醉了笑忘,多少风尘世事。人世间、哀痛莫过于痴心和痴情...

草虫的村落

草虫的村落 空间在我眼前扩大了,细密的草茎组成了茂盛的森林。一只小虫,一只生着坚硬黑甲的小虫,迷失在这座森林里。我想它一定是游侠吧!你看它虽然迷了路,仍傲然地前进着。它不断地左冲右撞,终于走出一条路。我的目光跟着它的脚步,它走着,走着,一路上遇到不少同伴,它们互相打着招呼。我真想也跟它们寒暄一下,可惜我不懂它们的语言它们的村子散布在森林边缘的小丘上,这里,很多黑甲虫村民,熙熙攘攘地往来。那只英勇...

关于你的最后一个记忆

关于你的最后一个记忆 莫名其妙的就想去买一双新的运动鞋,几乎忘记了,脚上那双运动鞋从里到外都磨损得咧开了大嘴,都不曾知觉,也没想过换掉。商店的售货员问:穿上新的走吧,你看,脚上那双都坏啦我盯着脚上的鞋子发呆,一直,一直以为它会像记忆一样永远穿不旧,磨不坏,可是一点点的,它提醒我:没有什么永垂不朽。爱情更如是。这是我们那次准备去海边的时候特意去买的鞋子,最后没有去到海边,它反而成了纪念品拎回新鞋子...

粽子飘香忆祖母

粽子飘香忆祖母 端午节来了。看着超市冷藏柜里刚上市的粽子,我又情不自禁地想起了祖母,想起了她缚的粽子小时候每年过端午节,缚粽子用的芦苇叶子全是祖母从江边或河边亲手打回来的。先把叶子煮一下,再洗一下凉干,同时把大米用水淘洗一下。接着在祖母的带领下,家里会缚粽子的人便全部行动起来了。先用三到四片叶子相互重叠着摊成一排,再把叶子头部卷成圆锥状,用勺子将米把里面填满,再用叶子的剩余部分将大米裹好密封,最...

你的名字

你的名字 千年的等待,千年的孤寂。执子之手,一米阳光刻出一世的柔情。几番轮转,碾不断红尘绝恋。遇上你,是前生注定的缘。我愿这一世为你相守。从未想过,离开你,会是怎样的痛心疾首;从未想过,如果在红尘中,未曾与你相恋,会是怎样的孤寂无助?黙守凄冷的城里月光,同是都市夜归人。断桥残雪,夕阳西落,夜合飘香;黄山幽谷的连理枝相守几世情缘,太虚寺里的凌霄侧柏缠绵倾城绝恋。暮然回首,用尽千年苦苦守望,换来今世...

继续做小孩

继续做小孩 出来的两年,慢慢的读懂了亲情的宝贵。自己觉得早以是个真正的男人,但在父母眼里却永远是个不懂事的小孩。相信很多人都有过认为父母越来越不理解自己的想法,思想的不同让言语上的冲突不断。怎样处理好与父母的关系,很值得我们琢磨。如果你忘记了妈妈吩咐做的家务,那么在她发现并责怪你的时候,对她傻傻的笑,这也绝对是化解矛盾产生的最佳方法。不要跟他们顶嘴,因为老妈是老大,老大的话你就应该听嘛有人说,人...

错过今生

错过今生 约约约,染了心乱的惆怅,见见见,捡了离散,恨了再也不见,说什么情在我心,看什么你在泪中,那写的曾经假的让我一世难眠,那改画笔的阎王让我苦等奈何桥,若见三生石,若现梦中人,曾经是梦,等也成梦,若是情感分了情,我这个感知的人,获得了你不用情的心,那所谓的真情真念,泪一段,梦一片,写的阅读我伤心欲绝,画的撕心裂肺,刻骨铭心的来生不相见 妩媚天涯,人间丹砂,你若开尽繁华,我定算尽桃花,人生奈...

春走大莲山

春走大莲山 大莲山,没有庐山的秀美,没有黄山的峻峭,更没有泰山的深幽,它甚至不能算山,只是长了树木在山上,生了些藤蔓在地下。博学的人认为它缺少底蕴,不愿攀登;雅士们觉得它太肤浅,不配神交;爱美的少男少女们偶尔来回一次,只是贪恋它是爱情的私密会所,走了一回就很快忘记了,不想重来但是依然有众多的善男信女,凡夫俗子,相约出门,争先恐后,一览它的灵秀,古朴,婉约弯弯曲曲的山路,拾级而上。两边花草争妍,青...

又记冰雨时节

又记冰雨时节 开始是很细很细的雨,温柔的没有声息;接着便开始了像小冰雹似地晶体,晶莹剔透的小颗粒落在脸上有刺痛的感觉;捧在手里冰冰的,等到要融化的一刹那仿佛整个心都被冰冻的像是针刺一般;细雨夹杂着晶莹的小颗粒愈来愈急,愈来愈密,这时不的不去找同事借把伞来。站在被冰雨交加的珠帘幔帐当中别有一番风景和情趣。那一刻,似乎让我忘记了一天的忙碌、一天的疲惫。精神更加振奋有余了,虽然此时已经是夜幕降临的时刻...

还是那条街

还是那条街 ,我偶尔素描“衔接我家”的那条街,街面晃动的人影络绎不绝,有男有女,有大有小,他们朝向一个方向行动,好像默契建立的牢固的爱国统一战线,我站在阳台晒干的一条街,那里窝藏心中的眷恋,遗失的美好和淡淡的思念,一直想去那条街,可是刚刚下了一场雨,地面的湿润,步伐来不及的轻盈,我空空守望了一千年的街,满眼触到的是素昧平生,怎么也找不回你的亲切,那些人点头哈腰满脸的奴才模样,向上阿弥奉承,向下满...
搜索
标签列表
友情链接

Powered By Z-BlogPHP 1.5.2 Zero

Copyright娱乐世界 用户登录 - 娱乐世界平台用户登录 Rights Reserved.站点地图 | 百度地图 | X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