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的语言

生命的语言 那是一片曾经的美丽,书写着心中的根基,描绘了思维的蓝图,讲述事迹的话语,编制心情的阳光,撒下了温柔而而无往的追忆,是路的牵伴,是缘份的注定儿时,父亲说,“不能解释,那就坚持属于自己的忍耐,不要去问的多,因为话语的多,会走来很多的事迹,而倾听时间的频率,调谐思绪的起落,造就自己才是更好的去帮助别人,你可以选择方向,但不能给别人造成难忘的路程.” 儿时,母亲用一个简单的微笑来掩盖我的错...

屹立在我心中的那座山

屹立在我心中的那座山 天阴沉沉的,窗外的柳絮在不停的飘落,寒风似乎要从我的脖子钻进衣服里,让人有种格外寒冷的感觉,一刹间,父亲的笑脸在我眼前浮现,他温暖的大怀抱总是让我回想,转眼间春节又快到了,大年初五是他的生日,在他离开我的十年里,每年的这一天我都会在墓前陪他过生日,这一天我会精心为他挑选一束漂亮鲜花和一个精美的生日蛋糕,在我的心里他是一座完美的大山永远屹立在我心里,我怀念他敬重他! 娱乐世界...

儿时乡村文娱活动扫描

儿时乡村文娱活动扫描 上个世纪六、七十年代的乡村,物质生活困苦自不容说,文化生活也是相当匮乏的,远不如现在,有电影、电视、网络、KTV……但是,我们这些乡下青少年总是就地取材,各尽所能,活跃生活,打发时光,不管是样板戏、跑片儿,还是看小人书、啃大本头、捉迷藏之类的文化娱乐活动,都是让人无比留恋、时常回味的我在散文《村戏》中讲过看样板戏的事情,那是发生在姥姥家所在的安家洲的。现在,要该我们石孙大队...

聆听秋天的回声

聆听秋天的回声 玉米扬花,苦荞落地,那一脉故乡右肩上的小河,已剪开了月亮的裙裾,一遍遍绕过家门,让我看见落在枕边的啁啾,依然是老屋檐下的那窝燕鸣我知道,瓜果飘香,蝉鸣纷飞的季节将一去不返。可一树诺言,和故乡枝头挂落的甜蜜,早已不知不觉地浸入我的灵魂那只萤灯,曾被小伙伴无数次争着点亮,明亮着我与故乡的距离。我看清楚了,我已种下的一粒相思,长成了泪珠颗颗,抑或是手中的星粒返归故乡的夜空我依然是故乡的...

那些老照片

那些老照片 帮弟弟找换季的秋装,竟翻出来找了好久的宝贵东西:十多本大小不同的相册。母亲让我带收藏好,结果我却收得太严密,自己都找不到,还好终于出现眼前,欣喜之余感知老了,记忆力减退,明明是三个月前自己放的妥当位置,偏想不起这些相册放在哪里,这可是母亲攒了一辈子的照片,弥足珍贵闲着无事,一本一本的翻看。爸妈的叮咛暖我心窝,突然间脑中闪念一句话:七十岁有个家,八十岁有个妈。我深深祈愿这人间的最大幸福...

心中流淌的河

心中流淌的河 还记得吗?游泳戏水击起的浪花,拉起风帆荡着双浆的乌篷,阵势点点咿呀咿呀的湖鸭,还有对岸一片金黄黄的油菜,湿漉漉的沙滩。这是从大山里流出的一条小河。袅袅的轻幔,微微的凉爽,粼粼的波光,咄咄的冷寒,周而复始,变幻自己的模样。它没有黄河的咆哮,长江的奔腾,塞纳河的雅静,多瑙河的温情,它就像一个村姑,默默地辛劳,频添几分率真的天性河岸上有一座山,叫狮子脑。原来山上的书院早已变成一片废墟,沿...

粽子飘香忆祖母

粽子飘香忆祖母 端午节来了。看着超市冷藏柜里刚上市的粽子,我又情不自禁地想起了祖母,想起了她缚的粽子小时候每年过端午节,缚粽子用的芦苇叶子全是祖母从江边或河边亲手打回来的。先把叶子煮一下,再洗一下凉干,同时把大米用水淘洗一下。接着在祖母的带领下,家里会缚粽子的人便全部行动起来了。先用三到四片叶子相互重叠着摊成一排,再把叶子头部卷成圆锥状,用勺子将米把里面填满,再用叶子的剩余部分将大米裹好密封,最...

那一抹人生中的光芒

那一抹人生中的光芒 不知从何时起,你已在我身边。可能不经意间,就已深入骨髓小时候,我是成长在奶奶家的一根草,无忧无虑,自由自在,是那野外的猴子,自由而又倔强。可当回到家里,责任这座五指山重重的压了下来,我该上学了,再也不是原来自由的我,注定要受到责任的制约曾记得,刚回家时,你斜睨着眼,重重的哼了声,说道:哪来的野猴子!而我只是倔强的咬着嘴唇,掩饰我离开奶奶家的落寞。那年我3岁,你9岁。而我们都是...

老屋里的童话

老屋里的童话 “刺啦”一声,小小的火焰照亮了老屋的一角。母亲左手放下火柴盒,顺手抓起一把备好的棒子皮,右手轻轻地递过去,等火苗蹿高了,母亲迅疾地把柴送到灶膛里,紧接着又添了一把柴,一股浓浓的青烟便从灶门里蹿出来,扑在母亲脸上,母亲顿时咳个不停。青烟气势汹汹地扑向房梁,撞到屋顶又折了下来,与又上升来的青烟撞个满怀,不一会儿青烟就占据了整个房梁之上的空间,翻滚着,继续向下压着,然后从屋门口夺路而出。...

消失的山村

消失的山村 又是一个星期六,闲着没事回趟老家,我知道,回去的机会将越来越少了,因为搬迁,山村基本上没有人住了,只有几个老人看着老屋子。我的老家在一个山拗里,那里四季如春,空气清新,左边是一片石山,右面是一片土山,用当地话讲叫做“半珉半山”,在那刨食的年代,老家算是个好地方,有山地,有水田,比起居住在大石山区没田没水的人家来说,算是个好地方。不过水田在山下,要爬一座名为九洞坡的山,担着两袋生稻谷,...
搜索
标签列表
友情链接

Powered By Z-BlogPHP 1.5.2 Zero

Copyright娱乐世界 用户登录 - 娱乐世界平台用户登录 Rights Reserved.站点地图 | 百度地图 | X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