儿时乡村文娱活动扫描

儿时乡村文娱活动扫描 上个世纪六、七十年代的乡村,物质生活困苦自不容说,文化生活也是相当匮乏的,远不如现在,有电影、电视、网络、KTV……但是,我们这些乡下青少年总是就地取材,各尽所能,活跃生活,打发时光,不管是样板戏、跑片儿,还是看小人书、啃大本头、捉迷藏之类的文化娱乐活动,都是让人无比留恋、时常回味的我在散文《村戏》中讲过看样板戏的事情,那是发生在姥姥家所在的安家洲的。现在,要该我们石孙大队...

美丽的缝纫姑娘

美丽的缝纫姑娘 在我家墙角处摆放了一台老式缝纫机,它是我国改革开放以来最早由国人自己创造的华南牌半自动化缝纫机器,论它的年龄在我们家也应该排名老四,比我略小几岁,但它的辉煌一生却记载了我们这个家族从贫穷到兴旺再到幸福的曲折发展历程。 30年前,当我朦朦懂事起,我们村就迎来了第一台缝纫机器,来到我们家后的第一天,村里老少爷们就相继来到我家观看这位贵客,它似乎还有几分羞涩,怎么也不配合父亲的操作,...

心中流淌的河

心中流淌的河 还记得吗?游泳戏水击起的浪花,拉起风帆荡着双浆的乌篷,阵势点点咿呀咿呀的湖鸭,还有对岸一片金黄黄的油菜,湿漉漉的沙滩。这是从大山里流出的一条小河。袅袅的轻幔,微微的凉爽,粼粼的波光,咄咄的冷寒,周而复始,变幻自己的模样。它没有黄河的咆哮,长江的奔腾,塞纳河的雅静,多瑙河的温情,它就像一个村姑,默默地辛劳,频添几分率真的天性河岸上有一座山,叫狮子脑。原来山上的书院早已变成一片废墟,沿...

父亲是儿登天的梯

父亲是儿登天的梯 小时候常坐父亲肩头,仰望天空数满天星斗。父亲领着我晨读,而我只喜欢看图,指着鱼儿教我数数,我却恋上了抓鱼的皮篓连续七天高烧不退,必须到镇医院挂吊水,以脚代车父亲不怪罪。还教我如何唱歌不用嘴,吹口哨也是那么的沉醉犁田时把我放到耙篮上,尽情的享受着黄牛的恩赏,和父亲吆喝播种喜悦的衷肠,春风肆意的疯狂,仿佛看到了绿油油的稻场岁月的冗长,一年到头不见父亲换件新衣裳,只见每日喝着白水汤,...

粽子飘香忆祖母

粽子飘香忆祖母 端午节来了。看着超市冷藏柜里刚上市的粽子,我又情不自禁地想起了祖母,想起了她缚的粽子小时候每年过端午节,缚粽子用的芦苇叶子全是祖母从江边或河边亲手打回来的。先把叶子煮一下,再洗一下凉干,同时把大米用水淘洗一下。接着在祖母的带领下,家里会缚粽子的人便全部行动起来了。先用三到四片叶子相互重叠着摊成一排,再把叶子头部卷成圆锥状,用勺子将米把里面填满,再用叶子的剩余部分将大米裹好密封,最...

老屋里的童话

老屋里的童话 “刺啦”一声,小小的火焰照亮了老屋的一角。母亲左手放下火柴盒,顺手抓起一把备好的棒子皮,右手轻轻地递过去,等火苗蹿高了,母亲迅疾地把柴送到灶膛里,紧接着又添了一把柴,一股浓浓的青烟便从灶门里蹿出来,扑在母亲脸上,母亲顿时咳个不停。青烟气势汹汹地扑向房梁,撞到屋顶又折了下来,与又上升来的青烟撞个满怀,不一会儿青烟就占据了整个房梁之上的空间,翻滚着,继续向下压着,然后从屋门口夺路而出。...

说不清的事情

说不清的事情 我七八岁的时候,天津下乡业余文艺宣传队来到我们村演出。因为演出队人员较少,又是业余,演的内容大多是几出革命样板戏唱段,还有一些他们自编自演的快板书数来宝之类。那时还不兴相声,我更不知相声为何物。所以只对眼前的这个呱嗒呱呱嗒呱的快板着迷。让我着迷的还有一个人,就是那几个人的小小乐队里拉胡琴的瘦瘦的男人。男人30多岁,面庞清瘦俊朗,浓眉大眼,眼神是温和而空洞的,也许是因为他沉浸在婉转的...

消失的山村

消失的山村 又是一个星期六,闲着没事回趟老家,我知道,回去的机会将越来越少了,因为搬迁,山村基本上没有人住了,只有几个老人看着老屋子。我的老家在一个山拗里,那里四季如春,空气清新,左边是一片石山,右面是一片土山,用当地话讲叫做“半珉半山”,在那刨食的年代,老家算是个好地方,有山地,有水田,比起居住在大石山区没田没水的人家来说,算是个好地方。不过水田在山下,要爬一座名为九洞坡的山,担着两袋生稻谷,...

红楼父子关系浅析

红楼父子关系浅析 在古代,父子关系是一种很沉重很复杂的关系,是海是山。不同于母子关系那样温情和纯粹,是花是阳。因为一个男孩的诞生,本就标志着一个家族血脉的传承和兴旺发达,以至于从出生之日起就肩负着责任和使命。又因一妻多妾制的存在,同父异母的兄弟屡见,而同母异父的罕有,这就导致情感世界天平的倾斜,孩子往往和母亲更亲些像元春归省,外男独宣宝玉觐见。揽入怀,抚其头,一语未完,泪流满面。在她心中,只有宝...

凝睇港湾

凝睇港湾 人的一生,总有很多要去流眄的事物,钿合难分,亲情比金坚。但令有一分可达到的奢望,那便是看到自己的亲人能幸福的去追觅人生应有的足迹父亲是一位艺术家,同时还会些武艺,比如太极。每当年过五旬的父亲在练太极时,我都在旁边看着,总感觉他在眷顾着什么,在尽力护着什么,一个本该由那人自己完成的道路却在他心中静静的指引着。原因不言自明,我心里也很清楚,父亲练得很熟练,却有些蹒跚,为何是这样矛盾呢,是人...
搜索
标签列表
友情链接

Powered By Z-BlogPHP 1.5.2 Zero

Copyright娱乐世界 用户登录 - 娱乐世界平台用户登录 Rights Reserved.站点地图 | 百度地图 | X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