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之夭夭

桃之夭夭 于是,我、华子母女、梦鹰一家三口,一行六人结伴前往。不一会儿,两辆小车一前一后沿娄湘公路向东疾驰春雨洗涤过的空气温润而清新,夹带阵阵醉人的花香,扑面而来。太阳躲在云端,悄悄地和我们捉着迷藏。说是去赏桃花,其实我们尚无具体目标。有心的华子,记得在湘乡连山村的公路边,曾见到过不少推销桃子的路摊,便断定这附近一定有桃树。没关系,先去探探吧! 车到连山地段,目光所及,一树一树的桃花,风姿卓约...

田间小路

田间小路 “每当我走过,我的身体就空空落落的。”德国作家赫米勒在她的散文《地下的梦》中这样写道。这是她外婆的感觉。引起她外婆产生这种感觉的是田野上的墓地我也有。但不是因为墓地,而是因为田野上的庄稼、野草和杂树呈现出来的那种沉稳、丰富、厚实的勃勃生机,那种生机具有无边辽阔的气势,只留下窄窄的、弯弯曲曲的一些小路给我行走,而即使是这些小路,不走在它上面,或者不走到它面前,也不能看见——它们被田野吞没...

那些树叶

那些树叶 秋天来到了河畔,河边谁哉的一排树。秋天嬉笑着,要去拥抱那排树。地上跌了许多叶,噢,! 它是黄的,它是绿的,而它,已经是棕色了。是怎样呢?身体被着了不同的妆。于是,它们都笑,像当初挂在树上那样。那是怎样狂野的笑啊,连叶脉都笑得凸了起来,皱纹也出现了,不知怎的,一片小叶子脸边还有一滴露水。这笑,只引着风心里着急。它乱窜着,一会儿把叶子高高地擎起来,一会儿又重重地摔下来。有的同胞们被摔得骨...

描写冬天的优美散文

描写冬天的优美散文 风儿迈着轻快的脚步走过四季,将含情脉脉的目光放在了雪飘如絮的冬天;我爱冬冬的凉意是淡雅素净的。冬是那么的美好!但却是一种勇敢者的享受。毕竟没有一个季节是完美的,哪怕是百花齐放的春天。冬风仿佛在考验你的意志,当你昂首对风时,你会发现,其实并不冷哪! 冬梅是淡雅的。如同少女出浴般的恬静,少女哭泣时的忧伤,少女幽会时的甜蜜。一簇簇的红梅如同黛玉的茜纱帐般,朦胧地笼罩着我,使人也渲...

岁月悠悠

岁月悠悠 肥沃的黄泥筑成坚实的墙体。风的削蚀,雨的侵染,让黄泥墙变得如爷爷沧桑的面庞般皱纹满满,却也始终如爷爷般厚重朴实,值得信赖。而那瓦片成了黄泥墙始终如一的伙伴,长年的厮守,它也不禁岁月的蹉跎,长满了青苔杂草,变得粗糙那是两间相对的瓦房,中间隔了个院子。前一间较小,上面是晾衣服的阳台。后一间是客厅、厨房。从我一出生就和家人挤在这个家里,在小小的天地之间,编织着回忆家里的每一处角落阳台庭院、厅...
搜索
标签列表
友情链接

Powered By Z-BlogPHP 1.5.2 Zero

Copyright娱乐世界 用户登录 - 娱乐世界平台用户登录 Rights Reserved.站点地图 | 百度地图 | X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