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儿哗哗

雨儿哗哗 雨儿轻轻地洒,伤心的泪儿不知为谁挂?孤身一人呆滞的看着窗外,心随雨儿成了思念的雨花,眷恋忧伤的雨花呀,你把我仅有的一缕思念冲刷,让我感觉如同喝了忘情水啊。其实,潮起才有潮落,花落才有花开,聚散终有时,没有那一份锥心之痛的无奈,又怎么会有珍惜和怜爱在这样的雨天,心最容易潮湿,情最容易伤感,不知咋的,看着这淅淅沥沥的雨,一股莫名的忧伤油然而生,是为那一份友情?亲情?还是恋情?说不清。心总是...

那盆玫瑰花

那盆玫瑰花 夜象一块大大的黑纱布,盖没了我窗台上,那花,那蕊我怎么就看不到呢?我象在梦里极力睁着眼睛看,也未能看到。是我的眼睛太拙,还是被朦胧欺骗。我总是在梦里千方百计的去看,就是看不见。是怪自己太过于武断还是过于片面,就象整个的身心都被夜包围,始终被围困在那个圈里,想走出都走不出来。窗台上的,我培植了很多年,在它刚放芽的时候,我就整天的呵护它,为它浇水施肥,翻土。还到一定的季节为它修枝剪丫,多...

那些以玩笑说出口的话

那些以玩笑说出口的话 有人说世上从来没有所谓的玩笑,所有的玩笑都有认真的成分,多少真心话在玩笑中说出口,只是不想让懂的人,怎么都不会懂是啊,有多少想要真心表达的话却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无奈说不出口很想念一个人,清醒的时候放不下矜持,隔绝不下彼此之间的距离,于是会在某一次大醉过后借助酒劲把所有想说的话诉之于他,然后第二天酒醒过后,身边有人说起,你矢口否认,把它解释成酒后胡言乱语,可是你心里最清楚酒后...

暗夜里的花香

暗夜里的花香 夜晚,不可积,却被我积分了一晚上,漫长而无趣的时间t,无限地趋近于22点,最后一道不定积分也被我定在了此刻,收拾一切,挎上书包,闪离了团校自习室。 插上耳机,点了那首《梁祝》,比起古筝版的曲子,二胡如泣如诉的曲风似乎更能表现词作本身的那份伤感。这个春天,乍暖还寒,夜里的风显得格外的刺骨,耳畔的呼啸,已不知是风声还是曲声了,而我,只想快点回到宿舍。 一出团校,似乎总能看到三五成群...

消失的山村

消失的山村 又是一个星期六,闲着没事回趟老家,我知道,回去的机会将越来越少了,因为搬迁,山村基本上没有人住了,只有几个老人看着老屋子。我的老家在一个山拗里,那里四季如春,空气清新,左边是一片石山,右面是一片土山,用当地话讲叫做“半珉半山”,在那刨食的年代,老家算是个好地方,有山地,有水田,比起居住在大石山区没田没水的人家来说,算是个好地方。不过水田在山下,要爬一座名为九洞坡的山,担着两袋生稻谷,...

朋友易得

朋友易得 所谓朋友,大抵可以分为两种,一种是相交,一种是知已。相交易得,知已难求。人之一生,得一知已足矣。而红颜知已,更是可遇而不求有言道:能拥有红颜知已的一定是男人中的智者,能做红颜知已必是女人中的上品。现在蛮大街的人都在找所为蓝颜、红颜,人和人之间的感情细腻而微妙。谁人能看懂?!而红颜知已,更是可遇而不求。曾经以为自己有过,到头来却是空士为知已者死、女为悦已者容,千金易得、知已难求。从远古至...

暗恋成殇

暗恋成殇 他像一个贪恋鸦片的烟鬼一样,烟成了他现在唯一的生命,一根接着一根的吸食,呛得眼中的泪止不住的流下来。半生的艰难、半生的困苦,活到三十九岁,爱情对他来说从来都是奢侈品,他那颗曾经孤独的心现在更是千疮百孔,可是那个自己曾经暗恋过的女孩竟然对他那样的痴情,为他付出那样炽热的感情,而他这这二十年来却一直傻傻的以为她一切安好,以为她早已嫁做人妇,儿女绕膝,并在心里一直祝福着她,想想自己是多么的愚...

今夜雨潇潇

今夜雨潇潇 很静的一个雨夜。窗对面的几棵龙眼树,模糊着高大的身影,无声无息地感受着这场淅淅沥沥的夜雨这时,我正独对灯光,手里捧着一封封来自山那边学生们的信。你们好吗?呵,那该是怎样的呼唤:老师,来吧,你们来吧!我们想念你们,我们非常希望教师节你们回来,再看看我们,再看看我们的学校。老师,来吧…… 那年大学毕业前的一个秋天,我们即将毕业的准老师们,来到山那边这座离城市三十公里,偏僻的山村希望小学...

你的陌路

你的陌路 我想起那个大男子主义的你,那个看似精明无比的你,那个说要开一家餐厅的你…你说不会和任何女生分手后再和好,却一次次放下面子,和我说和好,你对我的包容是你对我最大的让步。或许是你的前女友们都太温柔,没有人像我脾气暴躁,固执。我看到你为我做出的努力,你对我的关心与包容。不是我不想珍惜,是我总觉得缺了什么。或许是我太自私,始终没有和你说过“我爱你 娱乐世界 ”,我知道我对你没有爱,有的是依赖...

感受亲情

感受亲情 我的老家位于商城县南部山区,以前交通不便,我很少带女儿回去。转眼女儿都已上初中了,谈起老家却没有一点印象,对爷爷奶奶及老家亲人的感情也十分淡薄。慢慢地,亲情观念在家中淡化了。去年春节前,我突然有一种强烈的愿望,要带女儿回老家看望爷爷奶奶,联络与亲人的感情,体验老家的过年习俗。 晚上,一家人围着炭火,看着电视,包着饺子,叙说着家常。女儿也和她两个姐姐打得火热。 大年初一,我和二哥带着...
搜索
标签列表
友情链接

Powered By Z-BlogPHP 1.5.2 Zero

Copyright娱乐世界 用户登录 - 娱乐世界平台用户登录 Rights Reserved.站点地图 | 百度地图 | X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