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酒月茶迹清欢

花酒月茶迹清欢 微雨青尘,惊醒了江南氤氲的湿润往事流光飞魄,只留住今生一份闲淡光阴。携来花酒月茶,做那繁花陌上缓缓而归的人,做这繁芜红尘中檐下轻烟细柳,掸落一身世事尘埃,走在朝圣的路上,才知散淡人生,有味是清欢那一朵,背影清寒如月;那一朵,素衣清蕊长醉。在寂寞尘世,梨花不妖媚,不流俗,亦不世故。它只在光阴岑寂之处施着轻妆,在寒山幽谷,或是烟村柳舍从容地凝视着匆匆过客,平和静美,不惊不扰它开在你必...

我爱的迎春花

我爱的迎春花 嫩嫩的鲜黄在风中摇摆,好美又好香。枝丫伸展不高也不长,就象懵懂的梦,在感知里做起,那样的懵懂和那出其不意。也许真的是眼前一亮,那样的忽然,有一种意外的醒,穿过梦的墙。就象几朵嫩黄的花瓣从印象里和意识里扑面而来,带着一种美丽的春香而来,清柔柔的美,悄然的挂在爱的枝头上,就象随风摇摆的身姿,柔柔的在你的眼前摆弄。你好像穿插在其中,沐浴着那黄意的美,宛如置身于清凉凉的春意里,是那么的清馨...

是我爱放荡的地方

是我爱放荡的地方 我真的被挫伤,无精打采不知道往哪里走,精神不受自己所控,象无目的的游走,找不到自己要走向何处?身心的疲惫,伤痛的欺凌,心力憔悴般的沮丧落寞,就象一只断了线的风筝,不知道飘落到哪里? 你的无情拒绝,对我是沉重的打击。以前的花红柳绿,都在此时变得萧条,就象枯败的花,落叶般的草,找不到生机的渴望,只有落寞的秋,孤零零抽泣的雨相陪,就象没有回旋的余地我无目的的走着,就象全身失去了重心...

父亲是儿登天的梯

父亲是儿登天的梯 小时候常坐父亲肩头,仰望天空数满天星斗。父亲领着我晨读,而我只喜欢看图,指着鱼儿教我数数,我却恋上了抓鱼的皮篓连续七天高烧不退,必须到镇医院挂吊水,以脚代车父亲不怪罪。还教我如何唱歌不用嘴,吹口哨也是那么的沉醉犁田时把我放到耙篮上,尽情的享受着黄牛的恩赏,和父亲吆喝播种喜悦的衷肠,春风肆意的疯狂,仿佛看到了绿油油的稻场岁月的冗长,一年到头不见父亲换件新衣裳,只见每日喝着白水汤,...

当爱情与亲情碰撞

当爱情与亲情碰撞 人生一世,我们会面临很多选择,站在人生的十字路口,我们曾迷茫过,也彷徨过,内心都有过痛苦挣扎的时候,但无论怎样,我们还是得做出最后的决定。可能,我们会因此而失去自己认为宝贵的东西,但毕竟有失才有得,该放弃的我们必须得放弃。 有的人,也许在无路可退的时候,必须要在亲情和爱情之间做出选择,那么,假如你身处其境,你会如何做出选择呢?如果是我,我宁愿舍弃爱情,选择亲情,但对于一些爱情...

听听那雨声

听听那雨声 倾盆而下的雨如那嘈嘈切切的杂弹,大珠小珠落玉盘一般,叮叮咚咚地奏响,清脆且带着惬意的感觉有时候,雨声可以让我的内心变得平静和安稳,刷刷的雨水冲刷着天地,也洗涤了我心中的尘埃和郁闷,令人心旷神怡雨天,敲打着的雨声伴奏着一家人的欢声笑语,伴奏者一家人动手煮饭时锅盘碟碗的碰撞声,汇成了一曲交响曲乐,其乐融融,感觉是那么的温馨。若少了雨声,便少了一番滋味雨天,有些凉意,总想躺在床上,在阵阵的...

即是天堂

即是天堂 五年前,汶川大地震,那时是一遍遍地盯着新闻画面和网络上的视频看,看着不断上升的伤亡数字和失踪人数伤心落泪,一夜夜地失眠,闭上眼睁开眼都是手机上电视上报纸上网络上关于地震的消息,整个人都陷入到悲观的氛围中。我的一生似乎也从没有流过那么多泪,为受伤消逝的生命流泪,为坚强英勇的人们流泪,为无私奉献的同胞流泪。现在回望起来觉得不可思议,甚至有点矫情煽情,但那时却是实实在在的悲伤,温热的泪和揪紧...

难以割舍

难以割舍 湛蓝的天空,洁白的云朵,高耸的树木,五彩缤纷的落叶,平顶的房屋,还有屋顶上堆得高高的玉米。这熟悉而又陌生的地方,可是我魂牵梦萦的故乡? 先生每次提及他家族辉煌历史的时候,都会不无怜悯地看着我:你们姐弟真可怜,长这么大了,还不知道老家在何方前些年,读席慕容的《乡愁》,有这样一句:故乡的面貌,却是一种模糊的怅惘,仿佛雾里的挥手别离。“模糊的怅惘”,多贴切的字眼,突然之间就触动了我,于是一...

多味的青春

多味的青春 青春是华美的。在父爱母疼爷亲奶溺的亲情包围中穿着亮丽的衣服,昂着稚嫩的脸庞一步步迈向青春,有了私密,有了甜蜜的爱;有了体育场的追逐;有了成绩的竞赛。你休眠于黑夜,活力四射于白天,你不知道人性的阴霾,更不知道多元化的事态,你只知道向前,再向前,直向太阳的光源青春是无奈的。枯燥的学业是你最大的收获;放松是你最大的奢取;暗恋成了一个美丽的暗礁,驻守最深的海底。由大学步入社会舞台了,面对缤纷...

故乡的味道

故乡的味道 我喜欢听母亲 呢呢喃喃的上海方言,喜欢听母亲讲她小时侯的事情,以及关于旧上海和老家亲人们的 所有往事有时候,我会不由自主地关心故乡的每一点变化;会在心里面对这座城市有一种朦胧的亲切感尽管 这座城市离我很远,但内心里总是觉得它和我有着某种说不出来的牵连老西门的亭子间,不在了,淮海路上的奶油赤豆棒冰,没有了;连我最喜欢吃的粽子糖,也从老爷爷的玻璃糖罐里 变成了柜台上 精致的塑料...
搜索
标签列表
友情链接

Powered By Z-BlogPHP 1.5.2 Zero

Copyright娱乐世界 用户登录 - 娱乐世界平台用户登录 Rights Reserved.站点地图 | 百度地图 | X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