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游海角

漫游海角 书里提到,喜欢海、崇尚海的人,内心深邃,胸襟寥廓,思维阔远。我将信将疑,对着这个说法不置可否,喜欢便只是一种感觉,内心情感的流露,不需要包裹负累。大二暑假,我主要的记忆,便是海。 那次我是骑着单车的,时间是下午偏晚,一路上风景如画。 昂首天窘,淡蓝天作背景衬底,水墨画写意般一大块云朵,像一头睡狮,休闲中泄露着威武,底下纯白色的云为床塌,突兀出来的床头处,镶嵌着粉红色霞彩,勾勒出这一构造,在整幅图卷的外围,又奔放出一道金边,金光闪闪的曲线婉转流畅,灿烂夺目。不知多年后,放着这幅图的脑海中的一个抽屉,一旦打开,是否会立即浮现出威武的雄狮,璀璨的金边。 骑在幽静的小路,清风拂过带动温柔轻跃的音符,弥漫着宁静祥和。一眼望前,绵绵不绝的小路,在不知处的尽头被两排密密麻麻插满不知名的杂树乱草湮没。宛如神秘女郎,犹抱琵琶半遮面,你越往前,她就退后,始终是不让你发现迷蒙背后的凄美。在临近市区的这段小路,透过侧边杂树,隐约可见几间农舍。有的在门前慵懒地撒着渔网,有的种着果树,青涩的香蕉,如军队团团围起。高高挂起的石榴,黄里透红,让人垂涎欲滴。一些青瓜不堪院落的寂寞,逾墙而出,翘首张望。几棵修竹,节节攀升,颔首点头,临风玉树,演奏阵阵悠扬涛声。多么希望,在小路的后半段,有哪一间农舍的房契是注着我的名字,让我与之朝夕相伴,谈笑风生。 骑往幽远之处,蔓过杂草丛,左侧是近海景观,调动感官,清晰感受着美。海面上:风拂波皱群鱼舞,船横镜裂渔声歌,两岸流水拍不住,点点浪花腾空来。一轮夕阳挥洒残照,那是涅盘前极力挥洒,造就绚烂之极度辉煌,奔放的激情,渲染了水,一起肆意放纵,手舞足蹈,流光溢彩。偶尔过往的渔船上,用马达,轰轰地附和全场激情,喧嚣喝彩,却不知自己的粗犷的声音,一吆喝,一切都仿佛在一瞬间,变得更加宁静与悠远。 右侧是人工挖掘的水塘,养殖场,我不太想提出这个词,因为怕会玷污那一片旖旎的风光。规划的整齐的水塘,像一个个长方形大格子,极目远眺,数不胜数。格子盛满了晶莹剔透的水,像是江南鱼米之乡的水稻般,只是其中的不是水稻,而是鱼或虾蟹。那次我只是远远的欣赏,特别着迷,特意挑一天晨跑去那,走在格子之间的过道,那些涨蔓青草,带着冰清玉洁的露珠,滑落在我的小腿上, 骑着车,不知时间流了多远,眼帘卷起,在小路一侧,抛出一个泊船的港湾。 停放的船很多,二三十只左右,依靠着海岸的弧弯,安静地休憩着,像躺在妈妈怀抱的孩子温暖。停泊的船,不同程度的破旧,有像穷困潦倒的流浪汉的。基本没有新的,倒也实在。看着最近的一艘,船体的木板,有一道又一道的划痕。布满的斑驳伤痕,述说着岁月之刃的无情起落。那条系着钢柱粗重纤绳,被海水和汗水浸染得黝黑,陈诉悠悠辛苦,生活不易。高兀着的船舱,比较狭小,但此刻我并不质疑,它是一个温馨的避风塘,温馨的家。有几个渔民注意到我,从让他们迷惑眼神中我猜测,他们在想我是什么人,来干什么,接下去,他们没多想,显然是猜不透。而我是很清楚他们的:为生活。 我想触摸下心仪的海,便把车寄放在一家作坊内,一个黝黑壮实的妇女笑着对我说:放心,车子不用锁了。我憨憨地笑笑,表示感谢。同时也为自己上锁的习以为常,感到一丝悲哀,看到她家围起的水塘有匹竹排,有放舟海上的冲动,而考虑到安全,这样的想法还是被扼杀了。的确,还没有 海的手,撩动沙滩的刘海,湿漉漉的沙砾里,有许多浅笑的酒窝,小蟹在他们自己的洞穴,偷偷伸出调皮的脚丫子,让我想到花式游泳舞蹈少女们伸出水面的白皙,流淌着水花的腿。同样在上空悠闲自得的摆动着,有节奏地配合着海水的旋律。离海岸不远有一些礁石露出海面,那些礁石,有的漆黑浓墨,有的洁净白皙,有的赭色褐色,斑斓多彩;形状各异,有的宛如汽车般庞大,有的千年海龟般潜伏不动,互相交叠,杂乱无序。围成了一个小小的岛,我多想,岛上有一颗庞大的榕树,像是江门的 站在海边,我很安静。我那时脑海中参悟起海子的 我想有自己的一艘船,带着我的水手,去乘风破浪,这会是另一种感动,期待着,去收获不一样的风景。 [tags: 生活, 岁月, 记忆, 寂寞, 风景] 娱乐世界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

搜索
标签列表
友情链接

Powered By Z-BlogPHP 1.5.2 Zero

Copyright娱乐世界 用户登录 - 娱乐世界平台用户登录 Rights Reserved.站点地图 | 百度地图 | X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