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那朵带不走的云彩

你是那朵带不走的云彩 暗藏的心事袭扰情致,数落敲击,交汇心期盘点。的确,多年来,也有彤霞玉清,曾让我清心萌动过,但都似悬花一现,真的,再没有谁能让我如此眷恋的了。直到如今,混杂的情绪舒展张扬,沉眠于心底的清媚相知,权成我的期待,点燃,升温,沸腾件件旧事如过眼云烟,守候这份真情直到新近。同一片蓝天,却各有各的归宿,若即若离的你我只恨倾吐心曲的时空太过遥远室外的初阳也显得火辣辣的,过往行人步履匆匆,疲惫的闹市叫人怎么也提不起精神来,只想寻图一片洁净的绿地养生烦躁的心情分手后的你究竟去了何处?又可遭遇了怎样的迁落?肩并肩,手挽手的情景虽归遥远的畴昔,而天命之年的你我也期盼着能有一天重温逆袭的梦想,不再有举目周遭,四下无人的那种亲昵多年来,愁绪满腹的我没能结识过能够牵挂一生的挚友,过多的理由或许是相法所解如此属相的神秘而不可亲近,可一旦相知后,情感冰心却是十分的丰沛而持重。众里寻她千百度,一片丽云,风幻而来,前世今生,能有如此的默契怎能叫人不深深地感动呢? 就这样,扎根心底柔柔思念,已成为一缕难以割舍的情愫,或如当初那样一脉朦朦胧胧的恋情,似若冷水泡茶,行随月缺月圆,渐渐浓厚起来,时止今日已散发出幽醇绵绵的清香了数十年来一直在惦记着心中的小可爱,并潜主珍藏。其实,谢家丹绮,并不算得漂亮,亦无撩人之处,只因了一手好字和一单华润清秀的线条让人稀里糊涂地恋上心来,虽不可娶撷,但清水芙蓉般的端容总是给人一种神往和期待,一直延续到现在。只想拥了她,做位永恒知己反侧那个雨季。多情的雨,就那样时断时续的下着,没了休期,恰如心雨,让人欢喜让人忧。喜悦了多少良晨美景,忧出了多少秋水涟涟。从此后,有雨的时景,都有彼此的牵挂仰阅流云,抑迷这般景况,却对儿女情长耿怀于心,洒出千万丈,放纵年少轻狂的畅想,莫道邪乎耶?一则“晚春迟落的激雨,止不住涛声依旧,每当天空又下起了雨,风中有朵雨做的云”的心声,便从心底放飞脑海中不时追忆着与其相拥相依的绝妙感觉,真令人消魂不已,期许十年后又重逢谢桥,岂不叫人心潮荡漾暗淡的思绪消落之时,只是表达一种思念情感,其实相互间都似曾发生过难以诉说的背叛,愆期是你,那从天而落的一次邂逅或问候,弗又激起彼此心中久没不暄的涟漪。终究还是真情虔居优势,向着彼此心仪寮屋,裁判你我一生相守你依然是那样的哂笑,那般无拘无束,不曾有过的娇柔造作,很得体的招呼着与你相识的人。待轻盈的脚步飘然而去,只见红色的背景彪露出火一样的青春,感觉出一路洒下的热量,其实,是不忍离去。这边发苶的我,陡然感悟心灵的创伤真需用你的恬笑来抚慰,能够借你的柔情来增强自信,给我以活力多次疑惑自己是否在骨子里潜藏着或许只有你才能够明白的倾恋,但渺微偶遇时总表现得那样的遄逭,装作一副漫不经心无所无谓的样子。见你凝眉艴然,楚哂杌陧,你哪里知道,其实内心真想与你有一个如同星星和月亮般永恒的约定呀! 对你有过炽热的心语和远离天地之外的缱绻,纳于心胸,但真的是明白于心了吗?我无法知道你是否与我一样,外强中干的表象,连表达的方式也显得那么地苍白无力。浮躁的心灵中是否还相守着红墙之外的另一人?若是的,则不应有心讯一端发出的通知,而另一端为何没有响应,总是那样很被动的享欣着自身的清高,若真是那样,则不仅仅是吝啬那一点点的小情资,而伤害心灵的代价又岂能用沉寂静默来评判?尚若不是,则足可以动容天地的数十年的悠悠情丝温馨彼此。想你的轻灵,何时能跃进这为你拓荒,供你游乐的庄园呢? 也有性情激荡的时候,飞在天上,想做一名宇航员,来摆脱地球所有的羁绊,旅行地下,就想穿越昔古,作一乐山亲水的游客,看着键盘上飞舞的手指,好想亲手弹奏一曲畅快惬意的乐章,羡慕上乘功夫,又想成当顶天立地的英雄你曾说过,与之相约,你要献我以睿智,给我以坚强的,多年以后,这“湔裙水上”之盟竟莫名其妙的爽约了,一声喟叹绣成了梦境中的一贞花丝巾了似曾见了。一饷亲聊,却不知如何抒发内心的情感,反倒编排出许多不能自圆其说的谎言,甚至连后来所及儿时承诺的拉钩游戏也不敢应对。只一分多钟的矜持便失去了一次心手合一的机缘,成为事后的幽悔和不快。想当时,却有了一丝牵着手,拥入怀的冲动着力追忆彼此调侃时的点点滴滴,表里不一的虚伪连自己也感到奇怪,内心的所思所想咋就不能很是流利的抒发出来呢?虽羞于言表,还是要让其心记于我的真情实感才好呢。这多愁善感的心灵,流浪漂泊,恐怕永远也靠不了彼岸的归程心期或许你并不懂我这颗牵挂思念于你的心情,也不知晓“想你”二字是我发自肺腑的最大勇气,但我却痴情不改,求你作我永远的知己,你能应允于我吗? 总是喜欢在人去楼空之时,独居一隅,自由地畅数着自己所牵念的心事,品尝最多的还是那一味拥有情脉却无法长存的酸涩。真不知在思线的那一端感知的份量究竟有多重?我想在浓墨重彩的铅华中让圣洁的心灵逊色,行飘千万里。可浩瀚寰宇,悬浮星球间维系着的平衡历经数亿年的行程,又有谁能打动呢? 或许没有接到祝福的短信而胡乱的猜想,或许“飞扬化萍”的凄婉自己都忘记了,根本没当一回事儿,或许偷得一分清闲,淡否这样的拍拖也好,不管怎样,能记得这样事章的一定是一钩莫深的牵挂。此时此刻,也只能将疲惫的残心贴上血色的邮票乘着初夏的清风,送到应该寄到的地方,默默等待着清池的回音,然后收好,存放记忆的最深处。 娱乐世界平台 [tags: 思念, 青春, 心中, 情感, 永远]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

搜索
标签列表
友情链接

Powered By Z-BlogPHP 1.5.2 Zero

Copyright娱乐世界 用户登录 - 娱乐世界平台用户登录 Rights Reserved.站点地图 | 百度地图 | X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