泪水滑落的味道

泪水滑落的味道 为什么看着路上熙熙攘攘的人流,我却感到莫名的孤独?而独自静坐一隅,心里会不经意的涌起失落与惆怅。难道想一个人会这么寂寞?念一个人会这么心痛? 一个人的夜,很冷。想你时我会面带微笑,但眼里却是冰冷的泪水我渐渐相信了人的缘分注定的,机会也许只有一次,就看自己如何去把握,因为已把心交出,所以我不逞强,愿意去把握,去争取,去珍惜,不想在人生中再留下遗憾伤感……我经常问自己:人生短短几十年,能放手去搏去爱的日子有多长?茫茫人海中,能遇到自己真心爱着的人能有几个?我深深的相信:爱的前提是喜欢,喜欢的前提是有好感,有好感的前提是欣赏,能欣赏的前提是相识,两个不曾有交集的人,是不可能相爱的!我自始至终都认为两个人相爱在一起并不容易,因为那需要太多的呵护,需要彼此间互相包容,理解,体谅,沟通……需要耐心的经营,而所有的这一切,我愿意交付!在我为这段情感落下第一颗泪水的时候,我就已然知道:纵使这段情感是含笑饮毒酒,我也情愿舍命追逐! 我坚信我是一个宁肯流血也不肯流泪的人,可现在,不知道为何如此的脆弱,每一天,都在思念里浮沉,不经意间就会泪流满面。给你的每一条信息,每一句话,每一个字,都凝结着我的思念,那是我心里最真挚的一丝情愫。我知道,我相信,你懂。思念,在我心中凝聚,在键盘上结成愁,结成乐,结成我眼里拨不开的雾。然后,轻轻的飘到你的心间! 没有谁能真正陪伴我走一生,除了自己。我爱的人,爱我的人,随时可能在我之前离开,再也不归来但是,奶奶的离开,还是让我手足无措、肝肠寸断。她是我失去的至亲至爱,是我今生至死无法言说的情愫。那个漫天飞雪的夜晚,我亲眼看着她离开这个世界,亲人们都说:奶奶解脱了,真的解脱了,她是幸福的走了。也许对于她,死亡真的是一种解脱,我的确不应该伤心。奶奶瘫痪在床四年,身上长了褥疮,大小便不能自理,连动一动都费劲,浑身肿痛,但依旧清醒。对她来说,死亡不是解脱,又是什么?然而,于我而言,死亡,是爱别离,是佛家七苦。人总是在失去以后,才忏悔自己以往做的不够。然而命运对每一个人都很公平,它绝不赐予重来一次的机会。于我对奶奶,何尝不是呢?从十三岁开始外出求学,接着,开始工作,每天忙忙忙,来去匆匆,我甚至没有跟她多说几句话,如果我知道那么快她就离我而去……我会多握一握她的手,给她洗一洗头发,洗一洗脚多年来,我不敢肆意回忆所有与奶奶有关的片段,我怕我的泪水会决堤。记得她偷偷留下好吃的,等我回来,一直到东西发霉都不让人动;记得每次回家都听她的唠叨,埋怨我不常回家;记得在她弥留之际,双眼见到我时的那一抹留恋;自我出生就陪伴我,养育我的奶奶,我怎么能不爱她?而我现在看到的,是她的坟,甚至,我都不敢伫立在她的坟前。我流泪,是为了这永远无法再拥有的情感。人匆忙的来到世间,扮演着各式的角色,太入戏,忘记了老终将至,死终将至。于是在不断的失去中,我渐渐沧桑。心,在不断的沧桑里,渐渐痛的麻木。终有一天,我要偿还这些爱的宿债。因为爱,承受这一切;于是我终于宁愿不断在失去中体会伤痛,因我依旧想爱,想被爱那漫天飞舞的雪花,是我用泪水凝结成的思念,让风儿带给另一个世界的我的亲人不知道是不是年龄增长的缘故,总会在不经意间被一些人、一些事感动。脸上倔强的挂着微笑,眼泪却不由自主的把自己出卖。我确信内心已冷漠多年,再不愿去触动心灵深处最柔软的那个部位。可是,上天给了一次我接受灵魂洗礼的机会傍晚,寒风吹过,带着一丝丝地冰冷。我把自己裹严,穿过小区后门去市场买菜。在菜市场与小区之间的路灯下面,一对老年夫妻守着一辆破烂不堪的三轮车,车上放着大大小小的几个纸箱子,里面装着一本本的书,从他们的衣着上看的出来老两口的生活一定很窘迫。因为天气太冷,老妇一边捂着耳朵呼着白气,一边围着三轮车跺脚,而老头不停的搓着双手,时不时的擦一下从浑浊的双眼中渗出的泪水。一本书10块钱,我走到他们面前时,两位老人双眼放出光芒,佝偻着身子凑到我身边,老头用并不专业的知识向我推销他要卖的几本盗版的书,我确信他们需要这笔生意,假装翻动了几下,顺手掏出二十元钱说:“大爷,我买两本。”然后悄悄地只拿一本就匆匆的进了菜站,可一会儿我回来再经过这里时,就剩老太太一人看着已经收拾好了的车子,而且大老远就冲我喊:“小伙子,过来。”等我走近,老太太哆里哆嗦的从口袋里抽出10元钱,对我说:“小伙子,你就拿一本书,10块钱就够了,老头子拿钱追你去了。” 接过这沉甸甸的10元钱,而对风烛残年的老人,我的心莫名的一陈酸楚,不是因为窘迫,而是因为一种发自内心的深深感动。我知道,两位老人的家庭定会有一段艰辛的故事,但是有两颗如此坚强善良的心,我想,两位老人无疑是这个冷漠社会背景下一枚耀眼的星光。同时,我有一种想流眼泪的冲动,我为那些生活不易的人做了一些什么?我又能做什么?除了一滴同情的泪珠! 生命,是在自己的泪花里起程的,是在别人的泪水中消逝的。所以,泪水见证了整个人生,也给生命烙上了深深的印迹,或许,生命幻化成一缕缕轻烟后,泪水还在记忆着已经飘逝的灵魂“男儿有泪不轻弹”,所以我习惯把眼泪藏在心底,直到它与我的血液融为一体。可我心里知道,伪装出来的坚强总会有崩溃的一天,当我真的泪洒两腮的时候,一定会是在你的身旁。 [tags: 生活, 幸福, 生命, 人生, 世界] 娱乐世界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

搜索
标签列表
友情链接

Powered By Z-BlogPHP 1.5.2 Zero

Copyright娱乐世界 用户登录 - 娱乐世界平台用户登录 Rights Reserved.站点地图 | 百度地图 | X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