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秋之月

中秋之月 前日,网友给蓑翁寄来贺卡,正好就是这首苏东坡的《中秋月》,很美的画面配以清凌凌的音乐,甚是喜欢。不过,湖湘的八月十五,还没有清寒的意味。吟诵这样美妙的韵句,不然而然,心胸间有了一种悠远的惆怅,就像是清亮的溪水中,旋动的一片枯黄的树叶。其颤动,犹如不胜寒凉的晚秋的荷还算幸运,只要等待一个时辰,看得到月的。天空用比较肃穆的灰蓝色,等待月的冉升夜籁的声音,贴着夜的濛迷,借着夜的阴掩,续续不断响了起来。虽是有了不少凉意,但,却非抽泣那种。何尝不说,夜乃丝丝的呢?其亦如虫子之练声,反反复复,添了诸多的韵律。蓑翁口里,心里,保持着一致,不发出丁点干扰。虫子为什么要发出如此声音,自然有虫子的道理。夜的寂静,只有通过这种方式的合唱,才会得到一定程度的消融。至于,人该如何打发自身的孤独,落寞,虫子不会关心的,我莫知虫之嘶,虫亦不懂我之哑,然各得其所宜如是,户外以一种别于常规的,无以触摸到边际的空廓,等待着可能的 娱乐世界 时至九时,蒙蒙之中,银的光,被远处水的涟波,漩散而开。随之,一种耳朵听不到的声音,柔柔地抵达心灵,唤醒心内睡着的情思。一些沾着玉露一般的清润,唤醒了那一枚枚酣睡的、被梦一样的青纱掩着的字一切开始变得茫远,正因为茫远,才感受很近的酥痒,撩了肤表,一种清逸直往深心。飞升的萤火,它的闪耀,不再囿于一片青叶的范畴。甚至可以感受萤火的光,成为文章里的字,抑或虚词,把无关的美的散碎,联缀起来,很婉约的诉说年少时的梦似乎,每一年的中秋,更多是用一种感觉的方式,而非物化的方式度过的。如果没有小孩子,吵要月饼吃,那么,这中秋晃了过去,也不会自觉一点也不错,吃月饼,过中秋;过中秋,吃月饼,这是诸如蓑翁这一辈人孩提时最富诱惑的事情。记得,那时候,一个小孩子很难吃到整块月饼的。一块月饼,总会分成几份。尤其是兄弟姐妹多的人家,能够尝尝月饼的味,已经很不错了距山冲二三华里,有一小食品作坊,作坊没有其他工人,也就夫妻俩,姓王,约莫五十多岁,没有儿女。每年只要过了农历七月半,就开始做月饼了。他家的月饼馅选料无非自家的鸭蛋,自家地里的花生芝麻等等。没有不喜欢的,我甚至会跑二三里,爬到作坊后山那棵高高的酸子树,透过酸子树的叶隙,可以看到王家作坊的内院,这样不光看得到一些制作月饼的工序,最重要的是可以闻到月饼特有的香味祭月,拜月,这样的活动,无了踪影。蓑翁更愿意诸如祭月拜月活动中,月色装饰的女子,于银辉柔泽点缀,而发散的馨香。这馨香不是化学的,那效果不是工厂车间可以炮制山野,住家的越来越少,本来很人伦的日子失去了更多传统的内容。无论怎样,月色,特别是这中秋的月色,是一种黏合剂,其可以修复人伦的缺失。此时此刻,人又可能于最纯粹的一个表情,那怕就是一声浅浅的问候,一抹淡淡微笑,得到幸福之满足。蓑翁,从不愿把一个日子装饰得很特别,让其它的日子更黯然,这不是哲者的思考。然而,变迁的时代,变去了原有的精髓,丢弃了人与人之间最实质的最自然的联络方式如是,蓑翁对于中秋,还有着传统躯壳的日子,心存一种古朴情怀。我踱出茅庐,脑子里幻灯一般放映一张又一张熟悉的脸,我反复回想一些有意义的细节,那怕就是自己琐碎中的尴尬,并非都是烙印似的事情好的心情,更需要自身的酝酿。一丝云的无重,它是无垠之湛蓝里的舒悦,也若美文中的句子,总能提升人内心的慕望去年的中秋,好像月色没有,不过,桂花的香,还是很清雅的,隔三里五里,都闻得到。其实,蓑翁把它当做了月色的芬芳。在如此境界,自天涯而来的,相似的心跳,总可以书写一段挺美的恋爱的。不同的中秋,于时序总有不同的意蕴,除了忽略年齿老了一岁,感受没有绝然的相似焚一炷香,时光于幽曼的月的气息里,响应了古远的情怀。很多的夜晚,特别是这中秋的夜,月的效果是医疗的,可以诊治最内髓的伤殇,可以化去心胸的痞块的。月下的祷告,总可以收获一段时间的沉静月亮冉冉而升,精致的一盘,其实,她是天空中的明眸,肃穆,静寂,不会被那些微弱的声息损害。我看到了,一张渍泪的脸,一团荷的脸,写了纯纯的胸臆,把一种凝思,曝于月的窥看对于人文之峰峦,其脉络所绵延的人类朴素情感,总会在自然的力量下 0 [tags: 幸福, 时光, 日子, 淡淡, 孤独]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

搜索
标签列表
友情链接

Powered By Z-BlogPHP 1.5.2 Zero

Copyright娱乐世界 用户登录 - 娱乐世界平台用户登录 Rights Reserved.站点地图 | 百度地图 | X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