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烟雨不在江南

我的烟雨不在江南 矫情,虽没有焚香一炉,因为不是夜色,天微明,淋雨。最矫情处,是嫌路短,绕行橱窗里新出炉的面包泛着油光。只是,行人稀冷一把淡蓝色的格子伞,黑白色的短衫。高帮的黑色凉鞋,只有脚趾的丹红,明艳着。近日懒惰,本欲换金粉色,像这半夏的时光,暖些出门前,瞧了一眼阳台外的花栏。一个个喝的胀满,绿得更深着。怎联想到了,象喝多了的男子,有酒溢出的样子。嘴上扬,偷取一笑,真真是个俗气之人,想的也尽是烟火平常事。与这烟雨蒙蒙的时节,没了半分柔情。熏乱了的雨丝,还如江南的一翻缠绵?这一声声滴答滴答,是否也在留客,不语。一直不穿旗袍,做不成雨巷里女子,最深处,不过是梦里当了一回水乡新娘数日前,加了一个群。惊艳之余,到偷喜自己占了幸运。一群高雅之人海阔天空,无所不精。回头看看自己,身处闹市的闲俗。庆幸还有书本慰藉。不语,偷听,窃取,充电自己。那慧质女子,一言一语尽是风雅,自是生生比不得的。罢了,在爱情面前低眉,在学术跟前卑微。自信原来也曾擦肩而过摇摆不定的时候,翻书。《世上所有的相遇,都是久别重逢》,那叫梅的女子,怎能把文字写的如此云淡风轻。想必,也是个心静的主。走的路也是无声的吧,只听松涧涛声于耳,晨观夕颜于露,夜取蛙声一片。所到之处,禅意于胸。一草一木,赋予灵性,将世俗阉割于红尘之外,闲云野鹤般丈量一方净土烟雨,不在江南。我没有旗袍穿。坐在闹市,耳畔响杂的是别人纷乱的曲子,看的是熙攘的试穿之人,还有一些不见阳光的硝烟争斗。我得学着戴着面具打拼,只有夜深时,倾听灵魂的呐喊洞敲我用文字喂养浮躁的灵魂,还好,它们学会安静! 的确,我是俗人。在周末,可以看到躲在楼梯口打闹的孩子们,撬纸牌的叭叭声,它让我想起了童真。我已丢了多年,我还能找回?我想,我又担心人家说我稚嫩。瞧,我就是这样打开又包上,把自己围了一层又一层。 [tags: 时光, 文字, 灵魂, 相遇, 安静] 娱乐世界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

搜索
标签列表
友情链接

Powered By Z-BlogPHP 1.5.2 Zero

Copyright娱乐世界 用户登录 - 娱乐世界平台用户登录 Rights Reserved.站点地图 | 百度地图 | X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