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忘却的乡音

不能忘却的乡音 每当漫步于我居住的城市间,视野里总是闪烁着现代文明的光芒,还会情不自禁的为大庆这片神奇的土地而感动。可是,我也常常想,历经半个多世纪后,不知有多少值得我们铭记的事物,被这片土地的沧海桑田湮没了,或者说与这座城市的辉煌渐行渐远了一天,有一个声音叫停了我的漫步。隐约间,那声音好像几次回响在耳畔,我竟没有在意,也没有听出是在叫我。等到确认那声音确是叫我时,我看到一位白发老人操着一口异乡的话音,在热情地和我打招呼。我一时被老人那生疏的口音蒙住,没能认出他是谁。我的不相识,惹得老人欷歔喟叹:“咳,30多年了,我都老得你不认识了!” 老人的感慨,让我在惭愧中认识了他和他的乡音。30多年前,我和这位老人在一个单位工作过,他是湖南人,现在已年至耄耋了,乡音还是那么浓重。我们的手紧紧相握了,我一再说对不起,他一再说他老了…… 与老人分手的时候,我久久望着他远去的身影阳光下,老人白发闪耀,步履蹒跚,慢慢走向城市的一片绚丽中。虽然老人的身影已经模糊了,但我还在恋恋地望着。渐渐地,从老人远去的背影中,我想到了老人的乡音不就是这片土地上正在隐去的一种记忆吗?! 曾几何时,大庆这片土地上的种种乡音是多么的壮观啊!尤其是在石油大会战的年代,那不同的乡音更是何等的雄壮啊!当年,石油大军从全国四面八方汇集在大庆这片荒原的时候,也汇集了多种多样、千差万别的乡音,那片涌动石油的大地,同时也升腾着乡音的协奏曲。那协奏的乡音里有陕西的、有湖南的、有山东的、有河北的、有四川的、有江苏的……一时间,来自不同地方的乡音都在这里相遇相聚了。可以想到,当时荒原上一定是乡音鼎沸,声声相撞,一个个奔忙的身影,呼号着异样的声调,人们一时还听不懂彼此的话语,草原上的风,把不一样的乡音荡来荡去……然而,很快所有不同的乡音,都因为为新中国拿下大油田的共同目标,相融相通了:陕西的听懂了湖南的,河北的明白了江苏的,就像铁人王进喜操着一口浓重的陕西乡音喊出“宁可少活二十年,拼命也要拿下大油田”的誓言时,所有与之不同的异乡人,都听懂了,都听得字字清晰,铭记在心。从此,无论乡音多么不同、多么生疏,每一种乡音都能因为石油而相通,因为石油而相识。为了石油,当他们挺起胸膛人拉肩扛时,那不同的乡音,总能呼唤出一声声浑然一体、声调一致、雄壮有力的号子声。荒野上,乡音如虹,石油滚滚…… 那个时候的乡音,除了与伟大的事业一起化作一个共同的强音,还以其特有的乡土之情,赋予艰难中的石油人许多温暖和抚慰。如果有谁陷入思乡和想念亲人的苦闷,几句饱含同乡亲情的乡音劝慰,就如同回到了老家,看到了亲人;如果有谁遇到坎坷和困惑,乡音更会像徐徐轻风,吹去他的忧愁,融化他的心结;就是有谁犯了错误,挨上几句浓浓的、重重的乡音之骂,也会感到亲切和痛快,然后就迅速振作起来,甩开膀子,再立新功…… 乡音,大庆历史上这特有的乡音,曾经为这片土地注入了不同地域的乡音乡情,把一片风雪肆虐的荒原,变作一片多情而热烈的土地。乡音,还在创业的年代,汇聚交融出众志成城的精神意志,托起一个惊世的油田和一座英雄的城市今天,当油田和城市都已是一片灿烂辉煌时,曾经响彻大庆的种种乡音,却已隐隐退去,走进历史深处。这时,再漫步于大庆这片巨变的土地上,和我邂逅的那位乡音依旧、白发苍苍的老人,总能叠印在我眼前城市的绚丽中…… 娱乐世界平台 [tags: 温暖, 记忆, 声音, 感动, 城市]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

搜索
标签列表
友情链接

Powered By Z-BlogPHP 1.5.2 Zero

Copyright娱乐世界 用户登录 - 娱乐世界平台用户登录 Rights Reserved.站点地图 | 百度地图 | X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