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光静好

时光静好 溪水缓缓的流动,在石子上翻转的打着圈旋下,发出叮咚作响的声音,宛如珍珠落玉盘。那声音极其清透,水声顺着风涌入耳朵,慢慢的进去了。我脱下鞋子,在石子上走过,溪水划过我的脚,我欢快的扬起脚丫子逗弄着溪水,此景美好。恍惚中,有诗词自上心头“西塞山前白鹭飞,桃花流水鳜鱼肥尖”。是时,桃花虽未开,但我心中自有桃花。于是,这水也似乎有了桃花的香气,人也有了桃花之妖艳。,现世安稳,那一刹即成永恒我想,多年之后再回忆起这一幕,心中一定是满足的。因为山水动人,流年中的我们更为动人我一直想去一个地方,但还未去成。是远方佛寺的声音。那声音厚重又深沉,庄严又肃穆。八廓街的人们开始转动手中的经纶,一步一叩首的向前方走去,那是他们每天必做的事,他们也因此被称为朝圣者。他们会慢慢老去,直至化成地上的一揣黄土。但朝圣者永不减少,这一代走了,新一代的人又浩浩荡荡。历史的车轮滚滚向前,不知有多少代的苦旅者曾于此追索生命意义我对这个地方有一种特别的感情。也许是因为追寻的精神,又或许是因为一个人。第一次认识他是在一首歌里: 关于他,还有一首小诗“曾虑多情损梵行,入山又恐别倾城。世间安得双全法,不负如来不负卿。”。到了这里,你们或许都猜出了他是谁。他巍巍如高山之巅,皑皑如白雪之源,于佛则大幸,于世亦难全。仓央嘉措,承载着多少人的希望降临到这个世上,却又因政局动荡而下落不明。他走了,但对那些朝圣者来说他仍活着。他成了我们心里最朦胧的白月光,西藏也成了我此生最沉重的念想三毛曾说,撒哈拉沙漠有一种致命的吸引力,让她嗅到了宿命的味道。那么,于我,西藏亦如是一直很喜欢一句话“陌上花开,可缓缓归矣”。这里有一个典故:吴越王钱镠(li)的原配夫人戴氏王妃,是横溪郎碧村的一个农家姑娘。戴氏是乡里出了名的贤淑之女,嫁给钱镠之后,跟随钱镠南征北战,担惊受怕了半辈子,后来成了一国之母。虽是年纪轻轻就离乡背井的,却还是解不开乡土情节,丢不开父母乡亲,年年春天都要回娘家住上一段时间,看望并侍奉双亲。钱镠也是一个性情中人,最是念这个糟糠结发之妻。戴氏回家住得久了,便要带信给她:或是思念、或是问候,其中也有催促之意。过去临安到郎碧要翻一座岭,一边是陡峭的山峰,一边是湍急的苕溪溪流。钱镠怕戴氏夫人轿舆不安全,行走也不方便,就专门拨出银子,派人前去铺石修路,路旁边还加设栏杆。后来这座山岭就改名为"栏杆岭"了。那一年,戴妃又去了郎碧娘家。钱镠在杭州料理政事,一日走出宫门,却见凤凰山脚,西湖堤岸已是桃红柳绿,万紫千红,想到与戴氏夫人已是多日不见,不免又生出几分思念。回到宫中,便提笔写上一封书信,虽则寥寥数语,但却情真意切,细腻入微,其中有这么一句:"陌上花开,可缓缓归矣。"这两人淡淡爱情可谓一段佳话。可见,爱情不需要有多么绚烂,因为不管曾经如何,最后都会归于平淡。我不相信一见钟情,因为一见钟情几率太小,时间太短。人的一生有无数次一见钟情,但最后陪你看山水流年、与你偕老的只会有一人。陪伴是最长情的告白,不是吗? 娱乐世界 友情也是如此。不需要多浓烈,淡淡的就好,你知道我会在你身边,我也知道你不会离开,一路相伴,最后细水长流就这样吧,做一个淡淡的人,一切事情,物来则应,过去不留。赏四时之景,看月明星稀;做一个淡淡的人,笑看得失。宠辱不惊,看庭前花开花落;去留无意,望天上云卷云舒。 [tags: 爱情, 思念, 心中, 淡淡, 声音]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

搜索
标签列表
友情链接

Powered By Z-BlogPHP 1.5.2 Zero

Copyright娱乐世界 用户登录 - 娱乐世界平台用户登录 Rights Reserved.站点地图 | 百度地图 | X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