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碰倒了我的青春

谁碰倒了我的青春 无辜的浮云已被黄昏染得血红,厚重的浮云堆在我的天空把我压着,我的呼吸急促着勉强着。窒息的感觉让我难受,我的手无法把它拔弄,它的错失都上演在我的舞台上——题记 扬起的衣袂随着风飘荡着,摩托车在飞驰着,用速度祭奠我们即将殇逝的青春,它流经花季雨季历经坎坷泥泞。激情澎湃过的我们没有把岁月蹉跎着,我们一样昂首勇往,我们的车上载满我们的梦想我们的激情。我们的岁月是躺在手上自由自在,我们避免不了它的流逝,至少我们珍惜着。有人认为我们在鲁莽,他们把实现不了的梦追加我们身上,给我们绑上一条长长的尾巴,我们就这样拖这条尾巴在地上画着不属于自己符号,其实他们不懂我们就像我们不懂他们,我们有着属于自己的梦我们或许年少轻狂过,可我们并不是肆无忌惮的挥霍。一路的风景逐渐往后退着没有把我们追赶,偶尔几辆飞奔着的铜铁在旁边呼啸而过。淡蓝色的河水划出几波明显的条纹波动着,那些弱小的生命在游离着,它们也有自己独自的追求。曾席卷着我们青春的风推波助澜的追赶着河水,它们也要流奔远方仿佛世间的事物都要规划在寻梦的队伍。轰隆隆的马达声越过空气的阻拦穿入我的耳膜,那是航海归来的船,褪色不少的红色旗帜在风中飘扬着,时间苍白了它可它还是骄傲的,船把河水溅起来悬在空中又挥洒下,岸边的守候者向船上的归人挥动着双手以示那牵肠挂肚的思念。他们都在我的视线里慢慢后退,逐渐的我把他们抛弃或他们遗失了我我们把前进在青黄色的草坡上点了逗号,寸长的杂草覆盖了这片土地,还记得孩提时这里的土黄色泥沙现在已被残酷的湮没了,再没有把凹凸不平痕迹吐露出来。我们坐在草坡上,习习的清风流转在我们身上,抬眼远望,落日在天际拉成了血艳的红霞,辉映出苍穹错乱的皱纹,它老了。我们打开话匣子谈论着过去,彼起此伏的笑声在我们周围游荡,一点一点把我们青春的秘密传播。小H说他即将要离去远走他乡,高中才过半他便要辍学去工作,他支撑不起他那沉重的梦想,梦想的重量渗透他的身体让他举步难行,他的梦想最终是扛不过残酷的生活,梦想生活哪一样他都抛弃不了,他需要物质的基础也需要精神的支撑。他说他看似远离着梦想,他认为他只不过转个弯换了个方向,他的终点还在心里定着,他还是会逐渐走向梦想。微弱的光线在卖弄最后那点无力的温度,把我们暖成卷缩在风中的几片单薄,原来我们真的是那么的不堪无辜的浮云已被黄昏血染得血红,厚重的浮云堆在我的天空把我压着,我的呼吸急促着勉强着。窒息的感觉让我难受,我的手无法把它拔弄,它的错失都上演在我的舞台上。还记得上一次K歌时未唱完的旋律,它现在就跳动在我们眼底下嘴唇的蠕动,我们的情感也会伤怀,且还在蔓延至我们的神经让我们无处可遁而逃离。把熟悉的节奏更换成我们后方的背景,让它时刻在回响着,当我们孤独无助时,唱一首属于自己的歌鼓励自己继续前进,我们的家就在后方永远没把我们遗弃。拥抱最动人的熟悉,驱散最颓废的伤感,让落日带走我们的不堪的过去,明日的朝霞再还给我们光彩的未来拔了一根枯黄的草根在嘴里咬动着,干涩的味道散发在唇角,慢慢演变成了担忧的愁味。不是感情泛滥,我们只思念自己心里的角落,慰问自己的痛楚。没有撕心裂肺的痛苦沉默的表情,平稳的心跳,谁也无法揣摩我的心情又怎样伤怀。在笑语打破了宁静的气氛,我扬扬唇角又给了一个虚伪的表情。用手指风中画着不懂得心情,我也一样看不清,不知道谁吸了吸鼻子把掩藏在风中的我的心情给吸走,洞悉了我的缅怀,一定是你,我知道的。我不奢求被懂得,只想不被否认便安心了小A的思绪又变迁了,他也吐露了自己的辛酸,他把自己的过去重叠在伤怀的未来上,一条路上就这样铺着无数的感伤,我在小X的歌词中找到了他,他的过去在哭泣着,咽瑥的声音弥漫在我的周围,我听到了,他们都在讲述自己着的故事,那些埋葬许久已泛黄在纸上的曾不为人知的过去,纸上的泪水肆虐吧,我们不会鄙夷你的懦弱,我们允许你坚强过,也会默认你的懦弱。我们抗拒不了青春的懵懂,它蒙着迷乱我们的双眼的薄纱,只要我们伸手一掀或轻轻一拂它便消失在我们眼前,那时我们没有。现在我们掀开了拂去了,原来它这般残忍,残忍到我们不敢去承认骤然下降的气温冰冷了双手,僵硬着,向远处的浮云挥不了那一手再见,任凭之慢慢走出视线。天已灰暗下来,远方的灯亮起来了,灯火阑珊处有思念我们的家人,他们的心里也一样在呼唤着我们归来。铅灰色的天空没有染上我们的梦想,茫茫一大片一眼望不尽,我在寻找,寻找一处星光璀璨的存在,因为那里有一颗绽放得很闪亮的星星是我。 娱乐世界 [tags: 生活, 生命, 岁月, 思念, 青春]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

搜索
标签列表
友情链接

Powered By Z-BlogPHP 1.5.2 Zero

Copyright娱乐世界 用户登录 - 娱乐世界平台用户登录 Rights Reserved.站点地图 | 百度地图 | X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