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之夭夭

桃之夭夭 于是,我、华子母女、梦鹰一家三口,一行六人结伴前往。不一会儿,两辆小车一前一后沿娄湘公路向东疾驰春雨洗涤过的空气温润而清新,夹带阵阵醉人的花香,扑面而来。太阳躲在云端,悄悄地和我们捉着迷藏。说是去赏桃花,其实我们尚无具体目标。有心的华子,记得在湘乡连山村的公路边,曾见到过不少推销桃子的路摊,便断定这附近一定有桃树。没关系,先去探探吧! 车到连山地段,目光所及,一树一树的桃花,风姿卓约,在一栋栋村舍的房前屋后、山坡地头,绽开笑靥,张开粉红的羽翼,流转成满目芳菲。泊好车,再一打听,屋后的山坡上,就有一片硕大的桃林。呵呵,无需踏破铁鞋便已寻得,我们开心地笑了! 细碎的阳光,跨过疏影斜横的树枝,洒下一地斑驳。片片新绿,伴随着剪剪春风,在眼前雀跃。鸟雀翩跹而舞,清丽的歌唱悠扬婉转。我们一行,随友善的主人指点,穿过一片林荫,沿着一条蜿蜒曲折的山间小道,兴高采烈地攀爬而上。谈笑风生间,一派迷人的景象已呈现眼眸。一棵棵虬曲舒展的桃树,疏密有致,生长在穿插于一堆堆乱石之间的泥土之中,将一面斜坡漂染得诗情画意,如烟如岚。桃林面积并不大,约莫二十来亩吧。但站在桃林下方向坡顶仰望,亦觉气势磅礴,红粉如海如潮,宛如轻纱薄雾般的 沿着那条曲曲折折的小道,我们奋力向上攀登。地势越高,桃花盛开得越发茂密。 凝望着桃花朵朵,以及在桃林中尽情欢愉、摄影的同伴,一份轻舞飞扬的思绪情不自禁在我脑际荡起。桃花之美,究竟该用怎样的画笔去描绘?又该用怎样的意象符号或文字去标的、诠释?悠久的中国文化长河里,有多少关于桃花的诗情、故事与传说? 在我的心中,桃树原本只是本土乡野中一种常见的果木,村前村后、平野河滩、山坡谷地,不论土地贫瘠肥瘦,不论四季严寒酷暑,它都以不变的内涵随缘应对,以自身生命的内在张力蓄势待发。它或一树独立,迎风吐绽,或散落成林,璎珞纷呈。每当春风吹遍原野山岗,桃花朵朵盛开,以缱绻的风姿独领群芳,以先声夺人的姿势,为春天拉开了最华丽的序幕,率先上演一幕姹紫嫣红的盛典桃花,又是浩瀚文海中一个不可或缺的文化元素。从《诗经》开始,有多少名人雅士,为桃花挥洒浓墨重彩?《周南 我们信步迈入桃林,一眼望去,红粉似乎稀薄了许多,湿粘粘的泥土上,满地落红缤纷,散落在地的花瓣儿,正行进在化泥护花的旅程之中。男主人正在桃林的空地松土、施肥,为种植西瓜做着准备。他笑呵呵地告诉我们,他们两口子都是工人、干部,这片桃林是他们利用空暇在荒地上开发出来的,如今鼎盛期已过,准备更换一些其它果树。前几天,看桃花的人很多,如今桃红大都落了,赏花来晚了一点 我情不自禁的笑了。花开花谢,生命轮回,乃自然规律,其实没有什么值得伤感。桃花谢了,还有桃叶,会结桃果;桃叶落了,桃果摘了,一旦春风在大地上开始抒写蔚翠的华章,千万树的桃花就会笑绽春天,摇曳出最激情的舞蹈,火一般地点亮整个时空。轮回的时光里,开花、长叶、结果,都是一段如歌的历程。每一个阶段,都有其独特的美,独特的风姿。即使在萧瑟的冬天,桃树也和许多其他植物一样,满怀着对春天的向往,恪守着孤独寂寥,积蓄着来年春天迸发美丽的能量,其饱经风霜考验过后的容颜,呈现出一副刚强孤傲的风骨。谁说不美?我们的人生四季不也如此吗? [tags: 生命, 心中, 春天, 阳光, 冬天] 娱乐世界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

搜索
标签列表
友情链接

Powered By Z-BlogPHP 1.5.2 Zero

Copyright娱乐世界 用户登录 - 娱乐世界平台用户登录 Rights Reserved.站点地图 | 百度地图 | X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