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乡的小溪

家乡的小溪 我的家乡,有一条小溪,名叫浯江。这条小溪坐落在我们村的西边,离我们村差不多有3000米左右,在村落和小溪中间隔着农田。它从北边出发,一直向南奔流,最后流向大海听老人讲,旧时,这条小溪很宽,溪水也很深。船是可以在上面行驶的,在我们村的这一段,还建立一座码头,确实,在我们小时候,还是可以在溪里看到一些木桩,经过这里时,老一辈们总是指着这些码头对我们说:“瞧,这里就是以前的码头。”以前,交通还没现在这样便捷,于是,小溪成为两岸人民交往最好的纽带。下游和海边的人们,乘着船来我们这边走亲戚和赶集。而我们这里的人,行船沿着这条小溪到下游和其他地方做生意。你可以想象,当时这条小溪繁华热闹的景象,那几根木桩不是最好的历史见证吗?后来,由于这条小溪变窄了,水也浅了,再加上路上交通的便捷起来。于是这条水上商道就开始衰落下来,到最后被彻底地遗弃了在我们小时候,小溪两边是很宽很长的沙滩,溪水只在中间流淌,除了一小部分地段外,其他地方都不是很深。于是,这里就变成我们儿时最好的游乐园了。夏天,我们就在这里游泳,我的很多伙伴都练就了一身的游泳技术,我就不行,只能来一小段狗爬式。但水里憋气功我就比较厉害了,我们经常举行比赛,我是经常拿冠军的。当然,为了得到这个头衔,我是没少受苦。经常把水呛到鼻子去,或是喝几口水,虽然受了这些苦,但是当比赛后得到冠军后,自豪感就会把这些受罪的苦通通赶走。在水里玩还有另外一项玩法,那就是打水仗。打水仗时,由于其他村的小孩子也经常到小溪里玩,所以经常以村为单位分成两派来玩,于是总避免不了发生矛盾,有一次闹得挺大的,两个村的小孩子几乎都参与了,由于我们这边人数比较多,结果可想而知,他们村的小孩子被我们追赶好久。那件事后,我们两个村的小孩子再也没有在一起玩过。他们村的小孩子如果看到我们村的小孩子在那里玩,就跑到另外一段那边玩。世事难料,谁又能知道长大后我们很多人竟然成为同学和朋友,于是大家总是坐在一起,回忆起那段美好的童年往事在小溪里,我们除了玩外,还要办一件“正事”,那就是挖溪里的小贝壳。那些小贝壳大部分呈深绿色,有些则呈黑色。个头很小,最小就只有沙粒那样打,最大犹如拇指头那样大。听说用来熬汤很清凉,于是我们小孩子就挖想一些回去。要挖出它们,用手也是可以的,但是速度太慢了,挖到的那些个头也都很小。于是大家就从家里带一些工具过来,有畚箕了,煮饭用的过滤网……那时候,小溪里满是这些小贝壳。用畚箕勺几下就很多了,于是我们就只挑选个头大,小的我们又把它放进水里。这时候,如果有哪个人挖到一粒个头特别大的,就兴奋地高呼起来,大家立即跑过去瞧一瞧。然后,大家就拿出自己最大的那粒互相比较一下,取胜的那个看他那美滋滋的样子,神气极了。没过多久,每个人的袋子里就装满的丰硕的战果,于是,大家带着无限的满足感,兴高采烈地回去了一到冬天,由于溪水变得很冰凉,我们就只能乖乖地在沙滩上玩了。虽然不能到水里玩,但我们还是会想出各种玩法来,其中最让我们喜欢的就属烤地瓜。在来之前,我们从家里带地瓜和煤渣过来,如果家里没煤渣,就到田里挖些土块过来。来了以后,除一两个人在在沙滩挖坑,垒土块或煤渣,其他人就去拣干柴,等那些拣柴的拣好柴回来时,那坑已经挖好了,土块或煤渣已经垒好了。于是,就开始烤,这烤地瓜也是有些讲究的,在生火时,先不要把地瓜放进火堆里,要不地瓜容易烤焦了,要让火烧它个半小时,等它把土块或煤渣、沙子烤的火热,这时候才把地瓜放进去火堆里。然后把烧热的土块或煤渣推倒在火堆里砸碎了,再把沙子盖在上面让地瓜在里面闷。这闷的时间起码要一两个来小时,所以你就要在那边等。当然,我们是不会傻傻地在那边等了。于是就在等这段时间里,大家组织起来玩游戏,有跳绳子、跳方块图,玩水上飞镖……等我们玩累了,时间也差不多了。我们开始刨开沙子和土堆,先拿出其中一个来试试,一般来说都会熟的。于是大家就争着去挖,虽然还很烫,但是大家已经顾不上,一边用嘴吹一吹,一边剥着皮,然后放进嘴里。那香味,真比吃山珍海味还过瘾。吃完没多久,太阳也慢慢地下山了,这时候,总是听到从岸堤上传来的大人们叫我们小名的喊声,于是大家恋恋不舍地跟在大人们后面回家去……可爱的小溪,寄托了我们太多的童年回忆当然,小溪不仅仅是我们孩童的乐园,它还是生活在这里的人民的守护神。由于我们这里是东南沿海地区,一到夏天,总是会刮起很大的台风,台风一到就会下起暴雨。所以,我们这里总是发大水。这时候,如果不及时把水排出去,那肯定会给庄稼和村庄带来毁灭性的灾难,于是我们的小溪,就及时地发挥它排洪的作用。有些时候,我们这里也会出现旱灾,这时候,我们就引进溪水来灌溉农田。所以,一说到小溪,生活在这里的人们,总是融入无限的情感可惜,现在的小溪,又变了另外一个样。从几年前开始,就有人就带着机器来到溪里采沙,一直到现在都没有停止。小溪被改变它的模样:溪水变得很深,原来清澈的溪水,现在变成深绿色的,深绿得吓人;两边的沙滩,变成沼泽地,一些人用树木把这些地方围起开垦,那干净宽阔的沙滩,正被农田一点一点地吞噬;由于采沙时,采到堤岸旁,有些堤岸的沙土,开始滑落下来。以前那平整而青绿的堤岸,正变成坑坑洼洼的。看那滑落的堤岸和那滩上的树木,我总在担心,如果再来一场大的暴雨,那该怎么办才好如今,每当我走到堤岸上,我的心里总是不自觉地产生丝丝的伤感。我那可爱的儿时小溪,我何时才能寻到你的踪影。 [tags: 生活, 美好, 情感, 回忆, 朋友] 娱乐世界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

搜索
标签列表
友情链接

Powered By Z-BlogPHP 1.5.2 Zero

Copyright娱乐世界 用户登录 - 娱乐世界平台用户登录 Rights Reserved.站点地图 | 百度地图 | X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