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伊始的地方

梦伊始的地方 故乡的老井,是一段残缺的记忆,在懵懂的年代,老井是人们生命的源泉。 老井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只是那永远溢出的净水滋润着故乡的人们。春寒料峭的季节,老井不仅是人们饮水的源头,女人们因为有了老井,洗衣服可以摆脱刺骨的河水,用温凉的井水浣衣。清晨,东方未晓,依稀的听见噼里啪啦棒槌声从老井边传来,与雄鸡报晓声交错成美妙的旋律,一片清晰悦耳的和弦在故土的上空流淌。老井边生活的人们,有着季节变换的作息时间,春播夏种秋收冬藏,是四季的旋律,伴随着老井的水起伏变换,进入每季春夏秋冬的忙碌中。 绿遍山野白满川,子规声里雨如烟。乡村四月闲人少,才了蚕桑又插田。 四月是个忙碌的季节,人们在田间地头忙着栽秧插禾,嫩绿的秧苗在妇女们的手中,一排排,一行行,在田间,亭亭玉立。爽朗的嬉笑声不时地随风荡漾,天是蓝的,地是绿的,旖旎的风光,在眼前,形成柔美的画卷。幼年的时候,看着人们,在田间忙碌着不停,不明白他们如此的辛劳,还那样的开心,笑靥中露出满足的喜悦,沾满了泥泞的双脚在凹凸不平的路上行走,或肩挑重物,依然还那么的轻松自如。渴了,喝着老井里甘甜的清泉,等到袅袅炊烟在青砖瓦舍的烟囱中缓缓升起,已是日暮黄昏的傍晚,女人们才三五成群的回自己的家,不时地回头看看微风吹动秧苗在余阳中沐浴着。暖风吹动着高卷的裤管,倦意在人们的脸上爬行。 绿树环绕的村庄,虽然有些低矮,却整澈的干净有序,家家门前的场地上对着高高的草垛,夏蝉无休止的喧闹声在晚霞的余晖中无趣地停歇,倦鸟归林,在一缕余光中鸣唱,渐渐地,成双成对的栖息于枝头。习习的晚风渐起,昏黄的油灯在屋内闪烁着,没有电灯的夜晚,人们在门前的场地上纳凉,听老人们说着古远的传说,消除白日里辛劳的倦意。记得小时候,祖母让我们几个年幼的孩子,洗完澡,在门前的凉床上躺着,摇着蒲扇,一边驱着蚊虫,一边说着永远说不完的故事,依稀记得牛郎织女哀婉的故事,指着遥远夜空中,天河里闪烁的牛郎星和织女星。述说着孟姜女哭长城伤感情怀,我不由得迁怒于王母娘娘和秦始皇的冷酷无情。渐渐地我们在传说的故事中进入梦乡,渐渐地在传说的故事中长大。 幼年时,每当传统的节日来临时,记得大人孩子都有一种幸福感受,忙碌了那么久,唯有节日里是最兴奋的,母亲把屋里屋外整理的干干净净的,父亲去附近的街市买来丰盛的菜肴,一家人团聚在八仙桌前,有种说不出的愉悦。 娱乐世界平台 端午在门头插上青青的艾草,喝着雄黄酒,听父亲侃侃而谈端午的来历,据说屈原投江之后,百姓为了避免屈原尸体被江里的鱼龙所伤,便纷纷把粽子、咸蛋投人江中喂鱼龙。一个老医生拿来一坛雄黄酒倒人江里,说要药晕鱼龙。一会儿,水面果真浮起一条晕龙,龙须上还沾有一片衣襟。人们就把这条龙拉上岸,剥了皮,抽了筋,解除心头之恨。然后把龙筋缠在孩子们的手腕和脖子上,又用雄黄酒抹七窍。使那些毒蛇害虫不敢伤害像屈原一样心灵纯洁的孩子们。年幼的我听地津津有味。中秋节,打火把,赏月,自然是最大的乐趣。夜晚,碧空如洗,圆月如盘。人们在尽情赏月之际,会情不自禁地想念远游在外、客居异乡的亲人。这许许多多的的乡俗,充满梦幻的色彩。 每当除夕,挑水满仓,预示着来年丰收的期盼。于是,老井边簇拥着老老少少的人们,盛水装仓,把家里所有能装水的器具都用上了。人们在欢笑中,肩负着各自的祈福,将心中的期盼带回家,这些都是童年的记忆。 老井,在人们的心中,不仅是永不干涸的甘泉和赖以生存的源泉,而是人们将久远的非物质文化遗产代代相传的根基,是一种无形的乡俗在民间传承最美最朴素的体现。老井文化包含数千年的沧桑故事,告慰着人们对真善美的向往。 [tags: 生活, 幸福, 生命, 记忆, 季节]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

搜索
标签列表
友情链接

Powered By Z-BlogPHP 1.5.2 Zero

Copyright娱乐世界 用户登录 - 娱乐世界平台用户登录 Rights Reserved.站点地图 | 百度地图 | X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