树梢上的夏天

树梢上的夏天 一丝风起,惊落一树蝉声。急雨过后,河面上几只白鹭在悠闲地滑翔,它们闪电的翅膀时而掠过水面,漾起一波波浪痕。锦江,这条诗意荡漾的河流,滋养着源远流长的巴蜀文明,滋养着沿河两岸的风情诗话。当年诗圣杜甫对酒当歌“锦江春色来天地,玉垒浮云变古今”。如今时过境迁,晴好的天气站在城市中一扇飘窗前远眺,依然可以神遇“窗含西岭千秋雪”的山景,而“门泊东吴万里船”的水景,却早已伴随河面水位的逐年下降,陆路、航空交通运输的日益发达,成为一段久远的历史记忆偶然翻开一册泛黄的书页,1271年夏天,凉爽的海风从亚德里亚海吹过来。威尼斯青年马可波罗踏上了前往遥远中国的神秘旅程。这位意大利探险家在其游记《东方见闻录》之《成都府》章节中这样描述与成都的一场艳遇:“有一大川,经此大城,川中多鱼,川流甚深……水上船舶甚众,未闻未见者,必不信其有之也。商人运载商货往来上下游,世界之人无有能想象其甚者。”这无疑是距今739年前成都锦江河面上一幅热闹非凡的“清明上河图”。想必独坐江边悠然垂钓的百岁老人,也未必亲眼见过书中的场景。惟有锦江岸守望千年的银杏树缄默不语,见证了世事人境的世代变迁沿江而行,蝉声不绝于耳,望江楼公园天圆地方的青青墓冢依然传说着那段凄美的爱情。当年衣袂飘飘的薛涛与才华横溢的元稹在成都偶然相遇,竟然是那惊鸿一瞥的一见钟情。哪管它前路迢迢,哪管它年岁悬殊,七岁能诗的薛涛与八岁能文的元稹相见恨晚,芙蓉树下对酌,柳浪江上缠绵。花容月貌的多情才女薛涛用木芙蓉皮巧手制作了桃红色小彩笺,挥笔写下“双栖绿池上,朝暮共飞还;更忙将趋日,同心莲叶间。”表达渴望与元稹双栖双飞的意愿可叹好景不长。一年之后,风流才子元稹奔仕途,策马长安一去杳无音信。一生漂泊仕途坎坷的元稹,终究没有再回望一眼当年锦江岸桃红柳绿的花好月圆。心洁如冰雪的薛涛泪眼望穿,独自转身收敛起心底忧伤,潜心制笺吟诗填词,终日与白居易、张籍、王建、刘禹锡、杜牧、张祜等同时代的诗人一唱一和,留下不少脍炙人口的浪漫诗篇,成为唐代四大女诗人之一如今在成都浣花溪畔,在文殊院、文殊坊依然随处可见她当年用木芙蓉树皮制作的那种桃色小彩笺,人们亲切地唤它“薛涛笺”蝉声“吱吱”爬上夏天的枝头树梢,在大慈寺幽深的禅院、在杜甫草堂独立风中的茅屋旁,在宽窄巷子褪色的青砖灰瓦间合奏一曲天地自然和谐地交响…… [tags: 爱情, 世界, 忧伤, 心底, 留下] 娱乐世界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

搜索
标签列表
友情链接

Powered By Z-BlogPHP 1.5.2 Zero

Copyright娱乐世界 用户登录 - 娱乐世界平台用户登录 Rights Reserved.站点地图 | 百度地图 | X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