潜水钟与蝴蝶

潜水钟与蝴蝶 第一次看见《》这个影名,全是因为被电影下了蛊,才会与之邂逅。这蛊毒使我从影名探究到影片的内容,从内容追溯到小说,毒再由小说缓渗至心里。单这名字就着实让我惊心,感觉如此的对立不和谐,可就是觉得美,一种于混沌之中瞥见一缕希望的曙光,于阴霾处乍然翻飞出一只璀璨的蝶,还未等我反应过来,就猛得给我了一记棒喝的清醒。又在我还未细细地咀嚼回味这突如其来的美,它却早已带着我的心,飞向了远方“当我困顿如茧的处境,比较不会压迫得我透不过气来时,我的心就能够像蝴蝶一样四处飘飞。有好多事情要做。我可以在空间、时间里翱翔,到南美洲最南端的火地岛去,或是到神话中的米达斯国王的皇宫去。我可以去探望我所爱的女人,悄悄挪到她的身边,抚摸她沉睡中的脸庞。我可以在西班牙建造城堡,掠取金羊毛,勘察亚特兰蒂斯,实现童年的梦想,完成成年的雄心壮志。” 这是《》这部小说里的一段话。美吧,太过的放肆这也是美。也许你会嗤之以鼻,那么在我告诉你这是一个真实的故事,鲍比罹患闭锁综合症,全身僵硬无法动弹,惟有左眼眼皮能够跳动,仅仅靠眨眼来完成的这部著作之后,你又会去做如何的感想呢?纯真的自我,自由的灵魂,蝴蝶般地翩飞,又有什么现实的枷锁能禁锢的住这只蝴蝶去飞翔呢? 娱乐世界 有人说,会做梦的人是幸福的。人的一生绝不似《水磨调》般幽缓,急匆如白驹过隙,实在太过短暂。太多的错过留下憾恨,还有在现实中望不可及的尝试,而这些都能靠想象去实现。想象不受任何时间和空间的约束,一个会做梦的人,可以经历和演绎着一段、另一段精彩的人生,这样你就比别人多活了几辈子。多么豪奢的想法啊!说这句话的人,一定也是个会做梦的人鲍比在一泽汪洋中说:“我的身体沉重如潜水钟,而我的内心轻盈如蝶 。” 现实中又有多少人能像鲍比一样摆脱潜水钟的束缚?当内心瑰丽的梦幻映照现实的时候,往往形成了多么鲜明的对比,想象被如茧附身地渐渐固化,思想被俗世的浊浪所湮没殆尽。当人们失去了本该拥有的自我,在这座潜水钟里把麻木和盲从视为理所应当的时候,生存的意义就只剩下悲怜读过王小波的一篇《自由行走的猪》,说一头猪居然不按人类的设置生活,我行我素,不是非常熟悉的饲养员绝不让靠近,不住猪圈,圈内饲养员给它挑选好的母猪它看不上,每次自己去邻村去找。它还会口技,学各种声音去叫,当然学得像不像,它也不会在意任何人的目光。最要命的是它学什么叫不好,非要学村里收工下班的汽笛声,就算和真的汽笛声有所区别,但这比平时提前了半个小时下班汽笛声,村民还是很乐意听到的。最终招来了村干部的带人围剿,谁知这头猪毫不畏惧,机智果敢的冲出了死亡的包围圈,沦为了一头不折不扣的野猪。文章里王小波称它为“猪兄”。慨叹一头猪都能做到心灵自由飞扬,我知道王小波自觉不如它,我亦是心羡心灵能像蝴蝶自由地飞翔的人。个性分明张扬如蝶,纯真斑斓灿美如蝶,寂寞风华绝代如蝶。水晶样的心性让人一眼就透,这种透,是种无需遮掩的展现,强烈的自我在任何时候都星光熠熠。蒂姆.波顿的影片《BIG FISH》中威尔的父亲爱德华年轻时那光怪陆离童话般的经历,很难说这不是导演自身想要的追求。徐志摩可以用诗歌,为了爱梦一生;三毛为了追寻自我,毅然决然地背起了她的行囊,那怕这是一条不归路;杜拉斯的一生把性格张扬到了极致;雪小禅什么时候都没有丢失过那个本真的自己;还有张爱玲遇见一个低到尘埃里的爱情,直至枯萎也是无悔这些人都是蝶,日月蝶、蓝闪蝶、凤尾蝶、枯叶蝶……谁又能说他们不美丽呢? 静夜,窗外如墨,夜色的清寂、风的透醒、薄薄的幽凉、疏离的孤单,深邃的苍茫。还好,还有一如往常的书香和茶水静心关照。此时,空气中有了潮湿的味道,初冬的夜泛起了雪花,侧耳倾听,我听到的是飞雪化作蝴蝶鼓动羽翼的声响在这么短又那么长的日子里,聆受过岁月的恩宠,我懂得了和时间化干戈为玉帛,不用去奉迎,不用去伪装,眉眼间添了几分静看云开,笑看落花的洒然还记得王小波文章里的一句话:“我真希望我的灵魂是个源泉,永远汲取不干。我希望我的“自我”永远“吱吱”地响,翻腾不休,就像火炭上的一滴糖。”只愿我的灵魂能如蝴蝶一样自由地飞翔,哪怕飞渡不了沧海,直至生命耗尽,连坠落时都带着微笑,也终是无悔。 [tags: 爱情, 美丽, 幸福, 岁月, 永远]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

搜索
标签列表
友情链接

Powered By Z-BlogPHP 1.5.2 Zero

Copyright娱乐世界 用户登录 - 娱乐世界平台用户登录 Rights Reserved.站点地图 | 百度地图 | X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