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心回家

让心回家文章多年,从没有写过我的父亲,甚至在我的书里,都没有关于父亲的片言只语写过很多次我的母亲,爱母亲,思念母亲,每年我的生日,都会写一篇沾满忧伤挂满泪水文字,祭奠天堂的母亲。我也写过亲人,朋友,甚至社会一角,唯独,没有写过一篇关于父亲的文字我疼父亲吗?疼!我爱父亲吗?爱!可是我依然固执的吝啬着我的文字,依旧排斥着他进入我文字的感情世界我不写他,倔犟的不写有关父亲的一切,也许,在我心里,与父亲,一直有一个从没打开的结,他从不知晓,我也从不因为这个结而影响我对他的尊重和孝敬我写父亲,会觉得对不起一个女人,一个一辈子从没享过福的女人。我甚至不知道,在我心底,是不是这么多年以来,我的心里一直藏着一个不大不小的恩怨。这个恩怨,就源于那个心结爱父亲,是源于血肉相连的一承血脉,怨父亲,是因为他有意或者无意中伤害了我生命里挚爱的一个女人。并且,再也无法挽回。对父亲的爱和怨,对我来说,并不矛盾父亲脾气不好,父母两人,吵了一辈子,母亲也委屈了一辈子。母亲去世的三天里,父亲一病不起。那时我想,父亲应该还是深爱母亲的吧! 后来,不经意与姐姐的一次谈话得知母亲去世的详情。姐姐说,母亲去世的当天晚上,父亲和母亲又吵架了,后来睡觉后,母亲心脏病发作,她却没有和父亲说,只是自己吃了速效救心丸,却没有达到每次药后的效果。直到第二天凌晨四点,母亲才和父亲说吃了很多速效救心丸,不管用,这才请来大夫,大夫诊断出已经大面积心梗,错过了最佳治疗时间,无力回天母亲已经去了天堂,临终前我只看到了她痛苦的呻吟,却没有和亲人说上任何一句话。我已经无法考究母亲的心梗发作究竟是不是和父亲吵架有关,但是当天晚上如果没有争吵,也许母亲就不会心脏病复发,也许,母亲就不会去世,也许依然健在,也许…… 因为我清楚,他是我的父亲,我必须尽女儿的义务,我会闲时常回家看看,照常和父亲一起吃饭,敬酒,说笑,买衣,给钱,给他晚年的天伦之乐,告诉他别难为自己,想吃什么买什么这些年哥哥生活条件好了,每次回家都是他安排去饭店吃饭。席间,我发现父亲正好坐在我对面,我发现,父亲的头发都白了,记得过年的时候还没有全白呢。父亲背驮了,坐在对面居然显得有些瘦小。父亲的耳朵也有点聋了,我们的对话,他有时已经听不完整,父亲也老了,在他黝黑的脸上已经刻满皱纹,那深深浅浅的沟壑彰显着他生命的无限沧桑…… 这些年来,我没有像今天这样细心观察过父亲。因为父亲在我的心里一直是高大英俊,正直刚强的。在我心里,他就是大漠里一棵倔犟的胡杨,在空旷苍茫里的戈壁深处仰着高傲的头颅,苦难风霜,从不屈服可是,可是今天,我看父亲,怎么突然发现,父亲真的已经不是当初的模样……我的心,在那一瞬间,我知道被一种叫做血浓于水的亲情,蜇痛了我每根神经,推倒了我多年来固守的城墙从没有与父亲说起这10年来的心结,可是,突然间,我释然了,父亲已经老了,我该无私地孝敬他,我真的不想在多少年后,再给自己一个终生遗憾,更不想假如以后父亲不在了,我心里再多一个无法释怀的心结。 [tags: 生命, 文字, 母亲, 朋友, 女人] 娱乐世界平台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

搜索
标签列表
友情链接

Powered By Z-BlogPHP 1.5.2 Zero

Copyright娱乐世界 用户登录 - 娱乐世界平台用户登录 Rights Reserved.站点地图 | 百度地图 | XML